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千年前的斗气大陆
千年前的斗气大陆

千年前的斗气大陆

这是魂天帝因其「时间逆流」能力,再度回到千年前的斗气大陆后,在萧家
开启的一段故事。

  (乌坦城,萧家)

  在这座城中,有一名普通的年轻美妇,她的名字叫唐海媚,极为普通的姓名。
相貌虽说不上是美若天仙,却也称得上是清秀可人。然而比起她的相貌,更为众
人所注意的是,她那极为热心助人与善良慈悲的心胸。

  「大家,今天也要一起努力喔。」

  这是──她在整理萧家花园时,对于路过的萧家子弟笑着点头的言语。

  「乖,炎儿,不要哭嘛……阿厉,不要再捉弄你的弟弟了。」

  这是──她面对调皮捣蛋的儿子时,不忍心打骂的温柔呵护。

  「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这位奶奶,我们萧家虽然不大,但在这座城中也有
不小的影响力,一定会略尽自己的棉薄之力的。」

  这是──面对街道衣服破烂、嚎啕大哭的老妇人,善良的她不问因由地蹲下
细心宽慰,并给予一切的资助与帮忙。

  「孩子的爸,来,这是今天我为你煮的食物与茶水,记得要在路程中食用喔。」

  这是──她面对事务繁忙、即将远行的丈夫整理仪容、预备餐盒,给予其的
最大体贴与温柔。

  唐海媚,乌坦城萧家萧战之妻,萧鼎、萧厉、萧炎之母。一名集温柔与善良
于一身的清秀妇女。在萧家,她的人望甚至比自己的丈夫──萧家族长萧战还要
来得崇高,即使是萧家与萧战不睦的一些长老,面对她也是十分的客气有加。

  原本如此善良的她,应该能长命百岁,坐看自己最心爱的三个儿子──萧鼎
、萧厉、萧炎成家立业、子孙满堂才是。

  然而,现实总是十分残酷的。

  善良如同天使一般的她──病倒了,并且即将离开人世。

  这,正是萧炎四岁时候的事情

**********************************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名四岁的儿童,正在荒郊的道路上全力奔驰,不论是无法抑止的疯狂哭声
,还是脸上的涕泪交加,都显示出这名儿童心中的绝大悲痛。

  原本这样岁数的儿童,仍然应该是天真无忧的可爱贪玩,然而转世穿越的他
,却有了不同于同年龄孩童的老练与智慧,也因为如此,更懂得如今的情况,是
如何使他心碎欲死。

  「为什么……我才刚刚……真正接受妳……为我的妈妈,妳就要……彻底离
开我呢……妈妈……妈妈……呜哇哇哇……」

  此名儿童,自然便是四岁的萧炎了。四年前转世重生的他,面对萧家的一切,
都抱持着相当的陌生感与戒心。然而,他的今生母亲──唐海媚,用着极为宽广
的母爱,在日日夜夜的细心呵护中,融化了他略显冰冷的顽固与恐惧。

  就在萧炎真正放开心胸,开始习练斗气,认真考虑以萧家子弟的身分活下去
时,却传来了让他极不愿意接受的噩耗,他的妈妈,因为积劳成疾而病倒在床。

  萧炎还记得,今天早上,母亲看着他因练武而破烂的汗渍衣服,摸着他的头,
爱怜地说要帮他再缝一件新衣。

  「炎儿,今天是你的四岁生日呢。妈妈缝一件新衣给你穿好不好。」

  「恩,谢谢妈妈!」

萧炎兴冲冲地出了门去练武房练武,只留下看着萧炎背影,溺爱摇头微笑的唐海
媚。但是,萧炎完全没有想到,八个小时后,自己的父亲萧战,用着自己从来没
有听过的颤抖哭腔,将残忍的消息告诉正在练武室休息的自己。

  「妈妈她……在缝制新衣时,昏倒在房间,城内医生说她恐怕有生命危险……」

  对于萧炎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家里的萧炎,看着卧室中,才过一会儿没见、却
已经面目蜡黄的母亲紧闭双眼躺在床上,自己的两位兄长在旁手足无措、失声痛
哭。而自己威严的父亲则脸色极为阴沉,一言不发。

  「炎儿……你回来啦……」

  重病中的母亲,似乎感到自己亲生儿子的回来,而勉强睁开了双眼。

  「抱歉……看来炎儿的生日新衣……妈妈可能是完不成了……」

  「妈妈,我不要什么新衣,妳一定会好的,一定!」

  扑到床前,用瘦小双手紧握住母亲双手的萧炎,那怕是拥有两世的记忆与智
慧,此时眼眶都不禁有些湿润。

  「乖……这是妈妈家里的祖传遗物,一枚据说有奇异来历的戒指,妈妈从你
外公手中得来,今天……让我把它托付给你吧。」

  面带病色的唐海媚颤抖地,将左手上的一枚古朴的黑色戒指用力脱下,放在
萧炎的手掌下。

  萧炎知道这是母亲在托付后事,沉默点了点头。将戒指戴在自己左手食指上
,虽然有些宽松,却也顾不得了。

  躺在床上的唐海媚放松地笑了笑,彷彿再也抵抗不住疲惫的压力,又再度昏
睡了过去,只留下在床边围绕,沉默至极的萧战父子四人。

  「呜……」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在恍神状态的萧炎,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了。而自己口中,亦无法抑止的发出一阵阵的呜咽之声。

  (为什么,妳要离我们而去呢……)

  心中情绪激荡的萧炎,再也克制不了心中情绪,不停用衣袖擦拭脸上涕泪,
快速地奔出房间。萧战与萧鼎、萧厉见了萧炎的举动,年纪较大、稍微懂事的萧
鼎正欲动身叫回,却被父亲萧战拉住,只见萧战缓缓摇头,沉声说道:

  「炎儿年纪还小,让他宣泄下情绪也好……」

**********************************

  萧炎站在荒郊的道路上,瘦弱矮小的身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配合他极为童
稚的面孔,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看了看周遭毫无人烟,萧炎猛地跪在地上,抬头望天。

  「老天爷啊……求祢让我妈妈活下去,我萧炎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交换。」

  萧炎泪痕未干地发誓道。娇嫩无邪的小脸此刻却是无比的认真。然而,天空
依旧是灰沉沉的一片,彷彿就连老天爷也在嘲笑他的无知一般。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萧炎跪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象是要靠此折磨来纾
压心中的无尽悲痛,萧炎脸上的眼泪一滴滴地无声掉落,这时,一道对此刻萧炎
有如天籁的声音传来:

  「你,想要救你的母亲吗?」

  萧炎抬头望去,眼神忽然一凝,只见一名黑袍人凭空浮立,双手抱胸,尽管
看不清楚面孔,却隐隐带来一股比他父亲萧战威严百倍的不容侵犯感。

  (这……难道是父亲说过,能在天空飞行的斗皇强者!?)

  萧炎极为震惊地望着眼前空中的黑袍人,他记得身为大斗师的父亲说过,只
要达到斗皇境界,就可在天空飞行,成为这世界上的巅峰强者之一。然后萧炎随
即狂喜,既然是斗皇强者,那说不定就有方法可以救自己的母亲!

  「请问……你就是传说中的斗皇强者吗?」

  有所求的萧炎仰起可爱的面孔,小心翼翼说道。

  「传说中的……斗皇强者?嘿嘿……那就算是吧……」

  空中的黑袍人彷彿感到很好笑地重复萧炎的说话,接着话题一转:

  「刚刚看到你跪在这里,想救你的母亲吗?」

  「想!」

  萧炎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付出任何代价也所在不惜?」

  「只要你能救活我的母亲,我萧炎发誓,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回报你的恩情!」

  重拾一线希望的萧炎,猛地跪在黑袍人前面磕头不止。

  然后,一枚散发着淡淡奇香的白色圆浑丹药,就这样掉落在萧炎埋在地面的
头前。萧炎的耳中传来黑袍人的声音说道:

  「这枚丹药名为天香化血丹,是七品丹药,滴入你的鲜血后给你的母亲吞咽
服用后,将可让你母亲彻底康复。」

  萧炎泪痕未干地看着满布香气的白色丹药,紧紧握住。心中激荡的情绪慢慢
恢复过来,因转世而带来的老成与疑惑又慢慢浮现,他为何要帮助自己?听父亲
说,近年周围不断有势力遭到吞并,难道……

  看着脸上疑惑神色越来越重的萧炎,黑袍人轻声笑道:

  「怎么?怕我在害你不成,凭我的实力,将你们萧家杀个鸡犬不留不过是一
个念头的事情,我只是路过被小朋友你的诚心所感动到而已。」

  面对犹未释疑的萧炎,黑袍人呵呵一笑,举起手掌道:

  「我以我的生命发誓,此枚丹药,必让眼前小朋友的母亲『重获新生』。」

  萧炎听到了黑袍人的发誓,疑虑尽去,不由得为自己先前的小人心思感到羞
惭,张嘴欲说些什么,却见到黑袍人身影逐渐淡去,只有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迟则生变,快把丹药拿回去给你母亲服用吧,至于代价……以后我会向你
索要的。」

  看着消失不见的黑袍人,萧炎猛地站起网萧家的方向奔去,握紧手中的丹药
,这是可以拯救他母亲的救命仙丹!至于黑袍人所说的代价,此刻的萧炎完全不
去考虑,甚至还有点自恋的想到,自己不过是个刚修斗气的儿童,能有什么东西
是斗皇强者看上眼的呢?说不定是斗皇强者看上他的诚心与资质,想要收他为徒
也说不定。

**********************************

  由于跪坐在地上四个小时,加上来往奔波,萧炎回到萧家后,已是凌晨二时
的事情了。

  在父母的卧室中,萧鼎、萧厉早在父亲的示意下,回到各自的房间就寝,只
留下眼色麻木悲痛的萧战一人看着枯瘦的爱妻。看到进房的萧炎,萧战神色一怒
,欲喝斥他凌晨回家的行为,但看到萧炎哭过通红的双眼,心中一软,挥了挥手,
正要叫萧炎回房休息时,原本昏睡不醒的唐海媚,猛地痛苦呻吟:

  「啊……啊……啊……」

  重病的双手无意识地揪紧胸口,唐海媚在咳嗽中,吐出了一口又一口、怵目
惊心的鲜血,谁都能看出,此刻的唐海媚,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末端。

  「不!媚儿,妳不能死!医生,还有谁在,快叫医生过来,快!」

  原本面色麻木悲痛的萧战,看到爱妻如此的痛苦,象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
稻草,忍不住地大声呼喊着医生,然而,凌晨二时又哪里还有医生还在待命呢?
急躁的萧战看着咳血不止的唐海媚,对着萧炎说道:

  「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叫医生过来。」

  看到萧炎沉默点头,萧战神色匆匆地奔出房间,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妻子死
去,绝对不会!

  目睹着自己父亲的离开,萧炎缓缓走到仍在痛苦中的母亲旁,脸上的表情越
来越坚毅。左手上的白色丹药拿起,右手的小指则放在嘴巴上狠狠一咬。

  「噗!」

  从咬痕中流出一滴鲜血,正好滴落在这枚名为「天香化血丹」的白色丹药上。

  (刚刚还在想要怎么跟父亲说明这枚丹药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正好!母亲,
这次我一定不会让妳死去的!)

  萧炎瘦小双手用力扶起唐海媚的上半身,将白色丹药轻轻按入她满口鲜血的
嘴边,只见丹药一入口,忽然散发着奇异的白芒,不待任何吞咽动作,就钻入了
唐海媚咽喉中。

  (成了!)

  看到此等奇异现象,萧炎对于这枚丹药的作用又添加了一分信心,也许这枚
丹药,真的能救活自己的母亲也说不定!

  然而萧炎所没看到的是,白色的丹药一进入咽喉,密密麻麻的裂缝在丹药表
面上产生,随即裂开──这哪里是什么丹药,竟是由无数长长的细白小虫所组成
,随着包覆的白色丹皮因鲜血溶解裂开,无数的小虫,就像有意识般,开始在唐
海媚身体内部各处游动,修补其肉体病痛缺陷的地方,并且「改造强化」……

  而其中为数最多的虫子,则透过血管与神经系统,来到了唐海媚的大脑处,
只见一条条的细虫,一条条地黏在大脑上,肉眼看不见的细微触手,密密麻麻地
插入里头,完全地与大脑密合在一起,无分彼此。

  从外面看的萧炎,只觉得怀中的母亲娇躯越来越平静,呼吸也越来越稳定。
甚至因病重而失去活力的肌肤,此刻也逐渐散发着比往日更为柔美的光泽。这种
变化太过明显了,就连刚修练斗气的萧炎也轻易看出。

  他面红耳赤地看着唐海媚宽松病服下略微浮出的浑圆玉乳,一颤一颤,从原
本的低垂下沉渐渐饱满挺立。透过衣服,萧炎甚至可隐隐约约帝看到雪岭上的两
粒樱桃娇艳欲滴,让他四岁的身躯都忍不住有了些许反应。

  (该死!我在干什么!)

  暗骂自己荒唐时,萧炎没有想到,即将有更惊人淫秽的变化发生在自己敬爱
的母亲身上。

「啊……啊啊……」

  唐海媚原本恢复平静的胴体又忽然开始颤抖,双手用力地向天空虚抓,彷彿
想要抓住什么不存在的东西,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中,却似乎含有着某种异样的情
绪在里面。

  「妈妈,妳怎么了,妈妈,妈妈!」

  看着唐海媚身体情况又变得诡异的萧炎,急声地连续呼喊着母亲,但是唐海
媚似乎完全失去神智,全身上下冒出密密麻麻的乌黑汗渍,玉躯却发显得娇嫩滚
烫。

  (这是什么回事……难道是那个人在骗我?)

  尽管萧炎已有二世的记忆,但面对这种亲人危急的情况,仍然显得十分稚嫩
与不知所措,想要做些什么事情缓和母亲的痛苦,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急得
就象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那怕萧炎想象力再丰富,也想象不到,此时母亲唐海媚的胴体,是有着多么
邪异淫荡的惊人变化。那些细白小虫,其来历是从上古灭绝的《欲魔宗》中,门
下子弟为了改善与洗脑普通女性体质所制造出来的「欲魔之蛊」。

  将无数的小虫运用特殊手法使之沉睡,并凝结成一颗白色的丹药状。只要配
合精血解除沉睡状态,再将之与欲洗脑改造的女性服用,那么这些欲魔之蛊,将
会无孔不入的侵入女性最为性感的蜜穴、乳房中,将胴体调校恢复成最青春撩人
的性感阶段。并且当这些「欲魔之蛊」进入女性脑部时,这些女性将会遗忘过往
的一切记忆与价值观,成为只为性爱与主人而活的精液魔女。

  然而,「欲魔之蛊」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对于斗气的抗性十分薄弱,只要是
有修练过斗气的身体,都可以很轻易的驱除与毁灭它们。所以在各族典籍中名声
不显,但对于唐海媚这样无斗气修为的柔弱女性,却是再适合也不过的改造手
段。

  「啊啊~~啊~~」

  不知何时,原本痛苦的声音越来越是酥麻诱人,但对于前世今生都是个处男
的萧炎,在心急之下,哪里还分得出唐海媚的声音转变,他只觉得怀中的母亲身
体越来越是火热,看起来就象是十分的痛苦不堪。

  此刻唐海媚被病服包住的胴体,原本只是C罩杯的正常乳房,逐渐开始越来
越是肿大,假如萧炎此时剥开唐海媚上衣的话,必然可以发现,在丰满颤抖的雪
白乳肉中,无数的细白小虫正在里面窜动,一条条的小虫贴附在乳腺上,虫头的
细小插管抽入乳腺,灌入类似于奶水的催情液体,让唐海媚的一对酥乳越来越显
得肥美浑圆,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从C罩杯膨胀到丰满的D罩杯,甚至逐渐往F
罩杯的胸器程度迈进。而原本因生孕完后呈现暗褐色的乳晕,在「欲魔之蛊」的
改造下,慢慢变回如十八岁处女般的粉红模样。

  而原本平日操劳家务而略显粗糙的双手,逐渐恢复成少女时期柔美滑顺的娇
肤,两条修长的玉腿上,也已经完全看不出任何岁月沉淀的痕迹。原本四十岁左
右的美妇面孔,慢慢地往三十岁、二十岁倒退回女人最美丽的年龄时代。

  「妈妈,妳的身体!?」

  这时,连心慌意乱的萧炎也发现了母亲身体的异变,但是却无力阻止。

  「啊啊啊啊啊……!」

  突然,躺在萧炎怀里的唐海媚胴体猛地弓起了身体,发出了似是痛苦似是欢
愉的哀号声,一双玉手用力地撕开了上衣,露出了波涛汹涌的雪白乳肉与姣好细
腰,那怕是萧炎在被喂奶时,就目睹母亲的上半身裸体,此刻也不禁面红耳赤,
不由自己。

  (啊……母亲的身体,好像比以前更好看了。)

  看到了母亲的裸体,萧炎第一时间转的,不是担心母亲身体的异变,反而是
被母亲的惊人魅力,给彻底的吸引住了。这也是用欲魔功法加上「欲魔之蛊」改
造过后的「欲魔精女」,让普通男性难以抵抗的魅惑魔力所在。

  最后,仍双眼紧闭的唐海媚浑身一震,左边雪白的乳肉上,浮现了黑色妖艳
的蔷薇纹身,随即快速隐去。让注意到的萧炎都怀疑是自己的错觉。然而此标志
纹身,却是代表着萧炎的慈爱母亲唐海媚,正式脱离了普通女性的身分,成为了
永沦欲海中的「欲魔精女」之证明。

  只见唐海媚缓缓睁开恢复成二十五岁左右细长娥眉的妩媚凤眼,看着眼前的
稚儿,迟疑地发出了声音:

  「炎……炎儿吗……」

  「妈妈,妳醒了吗,妈妈,我是炎儿,妳的小儿子啊!」

  看着自己的母亲似乎恢复意志,身体虽说变得跟之前不太一样,却仍看的出
来十分健康。萧炎不由得十分欣喜,在一天之内,由大悲到大喜的过程,让他这
四岁的身躯,也不禁感到有点晕眩。

  萧炎快速的奔跑,不顾母亲裸露的上半身,从正面紧紧地抱住母亲的身躯,
哽咽说道:

  「妈妈,求你不要再离开炎儿了……炎儿好害怕……」

  想到自己差点失去了挚爱亲人的萧炎,忍不住在母亲丰满的胸前开始哭了起
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唐海媚的脸上的表情,却在慈爱与淫荡之间交互转换。

  (鸡巴……好想要……炎儿的鸡巴……来肏……媚……媚奴淫荡的骚穴……)

  出身大家闺秀、个性端庄典雅的唐海媚,即使之前与萧战做爱时,也是十分
地保守,不肯做出任何稍显淫荡的神态动作。但是,当她现在甦醒时,却发现,
那些平日自己完全不知道、打死也不会从嘴巴说出的淫秽浪语,就像成为自己脑
中最自然的本能一样,在脑中一句句地浮现。

  她想要含住自己儿子的小鸡巴,让炎儿的精液灌满她飢渴的咽喉,并且让炎
儿粗暴地玩弄自己淫荡胴体的任何一部份。

  (怎么……我在想什么……我……鸡巴!好想吃……炎儿的鸡巴……)

  唐海媚发现了自己脑海中的异样,但是,却毫无能力去改变。曾经名震天下
的《欲魔宗》功法,又岂是她一名未修过武艺的良家妇女所能抗拒的了呢?

  左乳上的蔷薇纹身再度浮现,美妇脸上属于慈爱的母性光辉彻底隐去,留下
着,是极为妖娆的妩媚淫态,看着抱紧自己的小儿子,唐海媚嗲声道:

  「炎儿……乖……让妈妈看看你……」

  「嗯!」

  依言离开母亲怀里的萧炎,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行为对于转世的他,是多么的
羞人与不好意思,正想对母亲说几句话来转移话题。一抬头,却发现了母亲水汪
汪的妩媚凤眼正在望着自己的童稚面孔。

 「啊……」

  甚至不需要大脑的思考,萧炎还只是四岁的身体,胯下的小肉棒竟然就有了
反应。这就是被转化成「欲魔精女」的女性魔力。

  「嘻嘻,炎儿的小鸡巴竟然硬了,真的很不乖喔……」

  唐海媚看着自己儿子的鸡巴硬起,浑身的妖艳媚意更加瀰漫,看着自己尴尬
的儿子掩口痴笑中。

  「不是,不是这样的!」

  急忙想辩解的萧炎,却没想到自己敬爱的母亲,接下来的动作是何等淫邪!

  只见唐海媚竟然伏下了身,将萧炎的裤子脱掉,在萧炎未反应过来前,朱唇
整个含住吸吮了萧炎被包皮盖住的瘦小阴茎。

  「母亲!……啊啊啊……」

  经过短暂惊愕,才理解发生什么事情的萧炎,第一反应,就是想推开正在用
力舔舐鸡巴的母亲唐海媚。然而,由于被母亲的嘴巴覆盖住,萧炎所没有看见的
是,从唐海媚的口中,一条细白的小虫「欲魔之蛊」,就这样从萧炎的龟头中,
直直进入了输精管内。

  那是──萧炎所没有感受过的巨大快感。因为年纪还小,没有经历过第二性
征的小阴茎,在一条「欲魔之蛊」的侵入之后,竟然开始肿大,射出了一波波不
应出现的浓浊精液,彻底喷洒在唐海媚精致的玉脸上。

  「啊……这就是……炎儿小鸡巴的精液吗?真好吃……」

  唐海媚伸起左手,轻轻地把沾在脸上的精液抹下,放在嘴边细细舔吻,那专
心的模样,彷彿萧炎的精液,是这世间的无上美味一样。一口一口,唐海媚细心
的将精液吞咽进去。然后,在凡人肉眼难以看见的地方,唐海媚的娇颜与胴体,
又开始有了细微的转变,雪白的胴体越来越妖娆、清秀的五官越来越美丽,开始
往斗气大陆一等一的绝色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