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兵们的悲鸣
女兵们的悲鸣

女兵们的悲鸣

颜慕雪无力地靠在树干上,赤裸绝美的胴体满是晶莹的汗水.

  在十数步外,一株老槐树下,残酷而凄婉的一幕上演着,梅娘赤裸而姣好的胴体被吊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小高在把她吊上去之前,残暴地奸淫了她三次,而在奸淫的过程中,一向健美顽强的梅娘却足足痛死过去五次.小高的残暴,有时候连我也不禁悚然动容.

  梅娘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她身材很高挑,容颜之美,仅在颜暮雪之下,而且有着一种颜暮雪所没有的少妇的韵味,最美的是她一双充满风情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面,清澈动人之外还有独特的风韵.此刻,却紧紧地闭着,无法看到往日的秀丽.

  梅娘微微地垂着头,散披下的长发遮住半边很是妩媚的的鹅蛋脸,仍然可以清晰地看见脸上残留的精液,虽好看却已经干裂的唇微微地张着,昏迷中轻轻的吐着几个字.

  \"水…水…\"

  在梅娘的嘴角处,污浊的精液混着血丝还在不断地流出来,凄凉的感觉令人心碎.

  梅娘被吊在半空中的裸体,完完全全展示着她刚经历过的残酷与耻辱.两根细细而黝黑的铁链子,从女子雪白柔美的两肩上的肩胛骨处钻了个血淋淋的洞,穿了过去,然后绕着一双洁白修长的手臂,又自那交叠在一起的美丽掌心钻了个血洞,穿上去,将梅娘整个身体吊在了树底下.

  梅娘的身材极好,健美而不失窈窕,肌肤雪白晶莹,如白玉无暇.在小高曾经凌辱过的太平军女俘中,也堪称有数的极品,因此,小高几乎是奸淫遍了她身体上的每一寸地方.

  从梅娘的两腿之间,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红肿的阴户翻开着,已经无法合拢.大量浑浊的精液混着殷红的鲜血自阴道内不住地流出来,两边雪白的大腿内侧一片狼藉.

  而在梅娘的菊穴处,可以看见被奸淫得令人不忍卒睹,一截粉红色的直肠翻挂了出来,还在冒着白白的精液.她的腹部、乳房上,也到处粘着令她厌恶、愤恨、耻辱的液体,显示着那一场奸淫的残暴与疯狂.

  小高有些累,坐在一个垫子上,即使在奸淫刑拷的时候,他也很懂得让自己尽量舒服些.

  他的身边放了个火盆,火盆里的木炭烧得通红通红的,而火盆里就插着一把火钳、一个烙铁以及十来根铁钎铁筷子铁针之类的东西.看着吊在树下赤裸的女体,刚刚的奸淫与刑拷让他感觉很爽.

  梅娘的乳房很美,欺霜赛雪,非常饱满而坚挺,此时此刻,一只右乳依然完美如昔,而一只左乳却已经有些变了形状,几根被烧红过的铁筷子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插在她美丽的乳房上,被穿刺的伤口处一片焦糊.

  由于被贯穿和灼伤,她那只左乳明显要比右乳大上几乎一圈,没有了往日的浑美.

  胸乳以下,她那洁白的小腹上,两个鸡蛋大小的烙铁烙过的创口显得触目惊心,创口处的娇嫩肌肤已经被完全烫坏了,可以看见里面红得异常鲜艳的嫩肉,周围一圈的焦黑.

  而在梅娘那双腿之间,那女性最神秘最诱人的茂密丛林,已经被火烧得七零八落,只有几根被烧剩半截的阴毛稀稀落落地挂在那光秃秃的被燎起了许多泡的阴户上,显示出在这场战事中作为女俘的命运是多么的悲哀.

  梅娘仍然在昏迷中,完好而姣美的容颜苍白凄清,有一种格外哀怨的艳丽.她赤裸而备受摧残的肉体,虽然伤痕累累,却依然惊人的美.

  而对于一向迷恋酷刑的小高来说,怜香惜玉与他一向没有任何关系,继续去肆意摧残这美丽的女体才是他最大的嗜好.此刻,他又站了起来,走到火盆边,取出一把烧得红里发白的火钳,然后再次走到梅娘的身前.

  昏迷中的梅娘似乎有所预感,赤裸的胴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小高一手捏住了梅娘那贯穿着火筷子的乳房,那被摧残的乳房虽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浑圆傲挺,但在那乳峰之上,一颗红宝石一般的乳蕾却依然有着耀目的美丽.小高就将那通红的火钳,狠狠地夹在那美丽夺目的乳头上.

  \"啊──\"梅娘整个裸身惨烈而剧烈地挣扎起来,凄厉的哀鸣响彻了整个山谷.

  青烟自梅娘的乳头上不住地冒出来,乳头周围的嫩肉滋滋地流出黄色的油,小高的火钳却一直没有离开,就如他脸上一直挂着的似笑非笑的神情.梅娘美丽的眼睛凄婉地大睁着,凄清凄艳的面容也因着无法想像的痛楚而扭曲.

  \"啊──啊──\"梅娘由哀鸣变成了嘶鸣,凄厉地持续着,而那把火钳一直夹在她的乳头上,没有离开片刻,直到温度减低,那被夹着的乳头已经变得几乎碳化了,小高看了看,无动于衷地用力夹紧,然后手腕一拧,向下一扯,将梅娘被烙得焦黑的乳头自乳房上生生地扯了下来.

  \"啊!\"梅娘身子一震,一声短促的凄鸣,头重重地一垂,再次昏死过去.饱受创伤的乳胸处,一边被烙灼、贯穿,复又失去乳头的乳峰,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傲美,犹如一只被蹂躏过的烂桃子一般,悲惨地挂在那里,与另外一边完美的乳房形成鲜明的对比,构成一幅凄怖而凄艳的画面.

  小高把火钳扔回火盆里面,然后看着梅娘饱受摧残被吊在树下的裸体,昏死过去的梅娘雪白的女体荏弱美丽,凄清得令人心碎.

  刚才梅娘在他腹部上划的一刀,仍然让他感觉到痛楚,虽然经过包扎,但血水还在渗出来.因此,在将梅娘身上每一个洞都插遍了之后,小高接下来的酷刑就变得比平时加倍的残忍与血腥.

  小高一向对自己的刑罚很有心得,他可以让女犯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却痛苦得生不如死,也可以让一个原本美丽绝伦的女体变得再无法认出本来的模样,而这一次的用刑,显然是朝着第二个方面发展的,虽然梅娘的惊人的美艳让小高感到有些可惜,但却没有改变他的想法,因为受伤实在让他很不爽.

  小高从火盆里取出一根烧得通红的铁筷子,从容地走到被悬吊着的梅娘的身后.

  从身后看梅娘的裸体别有一番美妙,这是她的身体受刑较少的部位,雪白的香肩,背部大片晶莹的肌肤,纤细苗条,有着完美曲线的腰身构成了女体极其诱人的部分.浑圆而充满弹性,丰满雪白的臀部,更是令人目不暇接.

  从女体因悬吊而分开的两只玉腿往中间看上去,才完全展示了不久前发生的奸淫是多么的触目惊心,女俘的菊花洞周围布满了精液,而那神秘的洞口已经被完全撕裂了,粉红色嫩嫩的肉翻了出来,一截直肠也血迹斑斑地挂在那里.

  小高不但对梅娘实施了极其残暴的肛奸,而且在肛奸后还把一截碗口粗,带着树皮的树枝一寸一寸地捅进去,只留下一小段在外面.这一过程梅娘昏死了两次,当小高猛然将树枝拔出来的时候,她又被生生地痛醒,从梅娘的肛门溅出的鲜血,搞得她背后的树干上到处都是.

  小高将通红的铁筷子尖端按在了梅娘左肩胛处的雪肤上.

  \"啊─\"昏死过去的梅娘发出一声虚弱凄惶的哀叫,美丽的头颅猛然抬起,脸上满是泪水.

  小高缓慢的将铁筷子自上而下划下来,带着滋滋的肌肤烧灼声,冒着缭绕的青烟一直划到梅娘的右臀上.

  虚弱的梅娘不断地哀叫着,哭喊着,被悬吊的裸身吃力的挣扎颤抖着,直至身体无法控制地开始抽搐起来.

  一道凄厉的灼痕破坏了女体完美的后背,焦黑与莹白交错在一起,展示着一幅惨烈而凄美的画面.

  更残暴的一幕在继续上演,小高自背后一手扳起了梅娘的的左大腿,将依然灼热的铁筷子自梅娘被摧残得翻开的菊花洞处捅了进去.

  \"啊──\"梅娘发出的已经不是人类的嘶鸣,凄惨得让人心惊胆颤.

  她整个身体好像忽然有了力量,不可思议地剧烈挣动起来,头极力地向后仰着,满是泪水的脸上,是极度痛苦的神情,那一边被摧残一边完美无暇的胸乳高高地挺起,彷佛无声地控诉着发生在她身体上的暴行.

  小高左手死死地扳住梅娘的左大腿,指甲深深地嵌入她大腿内侧雪白的肌肤内,以致渗出的鲜血把肌肤染成了淡红色.

  小高的右手不断地加力,把炽热的火筷子一寸一寸地捅入梅娘的肛道内.

  \"啊───\"梅娘的惨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雪白的裸体向前极力的反弓起来,全身的肌肉在剧烈的痛苦中颤抖着,美丽的头颅不断拼命地向后仰,又左右疯狂摇动着散落的长发.

  丰满高耸的乳房下,可以清晰地看见那印着烙印的雪白腹部,肌肉紧紧地绷着,不住颤动,一阵阵地痉挛,而两条雪白的大腿不停地胡乱踢动,尿水也已经不受控制的从下身喷溅了出来……

  小高将火筷子缓慢地、一寸寸地在梅娘的肛道内推进,让铁筷子灼热的部分充分与肛道内的黏膜接触,烧灼每一寸肌肉.

  由于火筷子已经在烧灼梅娘背部的时候将最具伤害性的温度释放了,虽然此时依然炽热难当,制造的痛苦一点也不逊色,但却不会对女性柔嫩的肛道造成摧毁性的损害.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给受刑的梅娘以持续的痛苦,却不足以造成致命.

  在这一用刑心得的把握上,小高深有体验,他曾经为了实验,将抓住的五名年轻健美的太平军女俘用刑,以铁筷子捅阴道,肛道,把其中四名女俘给活活烫死痛死,才把握好这一用刑的度量.而此时,梅娘所遭受的痛苦,是令人难以想像的.

  在肛道内痛苦的烧烙,让梅娘足足嘶鸣了半炷香的时间,终于,她反弓着的雪白裸体猛地向上一挺,两条美腿也撑得笔直,然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就一下子软了下来,整个裸体无力的吊在半空中,头也重重的垂在胸前,失去了知觉.

  看到梅娘因受刑脱力而昏死过去,小高却没有松手,将尚留在梅娘肛门外的铁筷子一下子几乎完全捅入女兵的体内,梅娘在昏死中身体依然重重一抖,又一动不动了.

  暗红色的血带着一股难闻的焦臭味,自女子那尚插着铁筷子又烧得焦糊的菊花洞口流出来,自两边洁白的大腿内侧滴淌到身下的草地上,染得一片暗红.

  小高把火筷子扔回火炉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苍白美丽的梅娘低垂着头,长长的秀发垂至纤细的腰部,她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中.

  对于小高的残忍,我是有点厌恶的,虽然他和我亲如兄弟,甚至可以说比兄弟更亲.但我一向很少阻止他.

  小高没有给梅娘昏迷下去的机会.铁筷子粘着梅娘肛道内壁的肉,猛然自她菊花洞内拔出来,牵动全身神经的巨痛,让饱受折磨的女兵自昏死状态中骤醒,梅娘整个被悬吊的裸身往上一挣,再次发出响彻山谷的哀鸣.

  颜暮雪听到梅娘的哀鸣,本来软靠在树干上的胴体猛地一挺,圆睁着她极好看的凤眼,对我说:\"你们这帮清妖,禽兽,有什么就往我身上使,不要折磨我的姐妹!\"

  她的目光中闪动着光芒,愤怒中也是分外的美丽.

  自从高胜雪后,我没有遇到过令我动心的女人,但今天,身前这个刚刚被我蹂躏过的女子,让我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让我先前准备痛下辣手的心有了一些松动.

  刚刚进入她身体的后半程,我隐隐地感觉到,颜暮雪没有我想像中的那种激烈的抵触,甚至后来还有一些不由自主的迎合,她的胴体给我的美妙感觉是我前所未有的,是心动吗?我不敢肯定,竟有些恍惚地自顾自摇了摇头.

  我定了定神,重新用我的目光,盯着颜暮雪.她挺着胸,两只玉雪丰满的乳房像两只白兔,随着她身体的挣动一跳一跳,煞是可爱.

  我想,作为\"军中双雪\"之一的她,也许是除了高胜雪外,唯一知道忠王宝藏的下落的人,于是我的目光迎着她的目光,毫无表情地说:\"你不用逞英雄,只要你告诉我忠王的宝藏在哪,你的部下就不会有事了,不然,有些可怕的事情将会发生在你美丽的胴体上,这样也不是我所希望的.\"

  她没有回应我的话,眼神中却充满了轻蔑.

  我决定对她小施惩戒,于是转身招呼一名亲兵,拿来一根粗大的蟒鞭.

  在我们平时惯用的刑罚中,鞭刑是最轻的.不会对身体造成破坏性的伤害,但是带来的痛楚也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

  虽然我不太喜欢用酷刑,但是不知为什么,却对鞭刑有特殊的喜好.看到美丽的胴体上交错的鞭痕,我往往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我的蟒鞭是特殊设计的,不是很粗糙的那种,对皮肤不会带来太大的伤害,但痛楚却不会减少分毫.

  我用鞭刑一般只打九鞭,从我的审美观点上来说,九鞭是最好的,太少了,没什么看头,太多了,密密麻麻交错在一起,会破坏美感.

  几名亲兵,按照往常的惯例,将颜暮雪的双手用浸过水的粗麻绳绕着手腕绑在一起,又给颜暮雪戴上了脚镣,然后解开绕在她身上的细铁链.

  她的身体离开了树干,恢复了少许自由.几名粗壮的亲兵簇拥着她的裸体,将她带到一根粗大的树丫下,然后将绑住她手腕的麻绳挂在树丫上,一扯麻绳,将她的裸体吊在树下,让她只可勉强地用脚尖支撑住整个身体.

  在这一过程中,我清楚地看到几个亲兵偷偷地抚摩了她的乳房,有一个还将手指探入她的阴户,更离谱的是我平日最信任的小六,竟将两个手指插入她的菊花洞内搅动了好一会儿.

  \"王八蛋.\"一向高贵冷静的颜暮雪也忍不住骂了句粗话,以致她羞愤得整张脸红扑扑地,分外艳丽.

  \"这帮王八蛋.\"我也心中暗骂,但是我知道这种打击反而会对这些女俘的心理产生意外的效果,所以虽然不满,也没有发作出来.

  我走到颜暮雪的身前,用指尖轻轻地沿着她坚挺的乳房,抚摸到她的小腹洁白的肌肤上.

  她没有挣扎.

  \"怎么样,我再问你一遍,说不说?\"

  这个让我有点动心的女将的眼光中依然还是那种轻蔑.

  我走到离开她的胴体五六尺的地方,高高地举起蟒鞭.

  \"啪\"的一下,落到她的左乳上.

  由雪白的左乳上端一直到右边的腰腹间,她柔软光滑的肌肤马上暴起了一条长长的血痕,红红地肿起来,有的地方还轻微地渗出了血丝.

  颜暮雪整个身体向上一仰,可以看见她紧咬下唇的美丽容颜上,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她没有发出受刑后的呻吟.我有些不满意.

  \"啪!\"又一鞭.狠力地横抽在她洁白的小腹上.

  一道笔直的血痕出现在那苗条的腰腹间.可以看见她美丽的小腹上,可爱的肚脐眼两边,雪白的肌肉群一阵痛苦地抖动,一颤一颤地,让人怜惜不已.

  但是她依然没有出声.

  \"啪!\"第三鞭,我继续加力,重重地自她雪白的右肩抽下去,长长的血痕从肩膀上,沿着胸腹间,直抵她的两腿之间.

  \"啊!\"顽强的女将终于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踮住的两只脚尖也支撑不住了,分了开来,整个被悬吊的裸体一阵痛苦地摇晃.

  \"啪\"的又一声脆响,我的鞭头不失时机地重重一鞭打在她的左大腿内侧.

  \"啊!\"颜暮雪又一声惨叫,两只大腿一前一后地分开扬起,两只手臂一发力,将整个身体扯起了一尺有余,高高的吊在半空中,然后又无力地坠落下来.

  她洁白晶莹的大腿内侧肌肤暴起了长长的血痕,渗出了好几滴血珠.

  我绕到颜暮雪身后,长长的蟒鞭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地抽在了她的后背上.

  颜暮雪痛得整个身体一阵颤抖,却没有发出叫声,但在由右肩背一直到左臀部的肌肤上,那深深的血痕甚是动人心魄.

  第六鞭又紧接着,毫无怜惜地从后面重重鞭打在女将那纤细柔美的腰部,艳红的鞭痕几乎沿着她美妙的腰间绕了一圈,一眼看上去彷佛自腰部割裂了她美丽的裸体.

  除了痛苦的挣动外,女将还是没有发出惨叫声.

  我有些不爽,第七鞭卯足了力气,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可怕的弧线,重重地再次击打在她雪白耀眼的背部上.

  \"啊──\"这一次颜暮雪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婉转的哀鸣,她的头猛力一侧,一口咬在自己的左臂之上,整个身体向上扯起,痛苦地弯曲着,背部那长长暴起的血痕渗出的鲜血将周围洁白的肌肤染得淡淡的红.

  \"啪!\"

  我再一鞭打横着重重抽在她丰满而弹性十足的两边臀部上,我明显感觉到颜暮雪倒抽了一口冷气,刚坠下来的身体极力向前弯曲,那雪白的臀肉上触目惊心的血痕使她的整个裸体呈现一种妖艳的美.

  我绕回她的身前,她美丽的头颅微微垂在胸前,秀发瀑布一般披下来,整个身体无力地抽搐了几下,而两个踮起支撑身体的足尖奇怪地歪着,两条修长美丽的腿软软地错开,以致她交错着鞭痕的雪白裸体都有些倾斜.

  我扬起了最后一鞭.这一鞭我要动摇她心理上的防线,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一鞭抽在这年青女将娇嫩欲滴的阴户上.

  \"啊──\"颜暮雪美丽的头颅猛然扬起,可以清晰地看见双瞳内屈辱而充满痛楚的泪花.

  这一鞭我用的力度恰到好处,没有给她可爱的秘穴造成大的创伤,但由于那个地方极其敏感,所产生的屈辱与痛楚之巨大,不是一个年青女子可以轻易承受的.

  颜暮雪的整个裸体都在颤抖.浑身都布满了晶莹的汗珠,披散的秀发也湿漉漉的,一缕一缕的沾在她肌肤上,甚至连她乌黑的阴毛也湿透了,贴在那隆起的丘谷间,十分的诱人.

  汗珠所含的盐分渗入颜慕雪身上每一道鞭痕内,一阵又一阵地刺痛她的整个身体.

  不远处,一些兄弟们已经结束了对女俘的奸淫,开始肆意地玩弄那些可怜的女俘.尤其是小高的部下,开始漫无目的地折磨被奸污过的女兵,因为小高早已经对他的部下发了话,只要喜欢,他们什么都可以干.

  周围,不断地传了女兵们痛不欲生的惨叫与悲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