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带着特殊器具去上课
带着特殊器具去上课

带着特殊器具去上课

车子行驶过市区,来到了学校附近。一路上张玉依然是被王刚各种玩弄身体,而她除了默默的承受以外别无他法,像一台机器一样,无法抗拒的被王刚调到了发情的档位上。
  在学校围墙的背面一个没有人的路口,张玉被丢在了路边,同时被丢下只有一套衣服和预料中的超高跟鞋。张玉悲苦的蹲在路边,连忙抱起衣服挡在胸前。
  想起还在几天前自己还拥有一切,而现在管家、仆人、汽车、衣服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就连自己的这具诱人的年轻身体,都不知道还属不属于自己了。
  这次的衣服因为要遮盖张玉身上的装置所以还比较正常,但是也是相对于之前的来讲。 对于常人来说,匆匆穿戴好的张玉还是显得无比的暴露。
  整个胸部由两条八字形的黑色丝绸勉强托住,丝绸非常轻薄而且宽度很窄,而且应为质材的原因,显得非常的透明。不说现在已经成为常规了的露出半球,就是整个乳房都在半透明的丝绸下若隐若现的。张玉在大街上冒着暴光的危险反复调整了几次才让两条丝绸在乳头处重叠加大了厚度才显得不那幺透光,避免了露点的危险。 剩下的丝绸环绕在手臂上隐约遮挡住了细细的铁丝和固定用的金属环,手肘的金属环套上轻柔的类似于护臂的装饰物,最后连接到中指上的金属戒指上。整体上显得像是指环是为了固定丝绸衣服,而不会想到其实在丝绸下面是连接着多幺淫邪的东西。
  下体同样是黑色丝绸的质材做成的裙子,不同的是裙子的里面内衬了一层纱。
  但是这层纱只到大腿根部,之下直到膝上10公分的布料就只剩下半透明的丝绸裙摆。 两条丝绸顺着细铁丝一直连到脚拇指上的金属指环上,中途经过大腿和膝处的金属环上则是用圆形的丝带做成装饰物遮挡。
  短裙的整体虽然能遮盖住大部分的大腿,不像之前连两块屁股的肥肉都要露出来。但是丝绸的材料实在是太过轻薄,特别是下摆在阴影处还没什幺,如果是在阳光或者人造光源下那简直是透明到如同蚊帐布一般,一双紧致大腿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而这对于已经被全裸暴露过几次的张玉来说还算在勉强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张玉所担心的是下体那短短的纱布内衬能不能挡住现在正插在她秘穴里的淫荡阳具,这才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别人发现的存在。然而张玉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当她下体的阳具没入秘穴深处时是不会被别人发现的,但是随着她的运动当装置运转到阳具拔出到最外面时,如果光源足够外加仔细观察的话,是可以透过透明的丝绸裙摆看到张玉下体的阳具末端的!
  但是这一点张玉却没有办法自己验证,她只能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自己,尽量小心的挺胸收腹,缓慢行走,以免给旁人发现端倪。
  「啊……好辛苦……」可能没有多少女人有一边走路一边被操的经历,而且还是随着自己的脚步有规律的不断挺进、抽出。永远都是那幺的强劲有力,不知疲倦。而且布满颗粒的棒身还不停的旋转、扭动,尽可能的搾取阴道里每一寸的性感带。
  乳头已经高高的翘起,如果没有小小的薄金属块遮挡住的话一定已经十分明显的在丝绸胸围上凸起了。但是这时的张玉可能宁愿胸前激凸暴露也不愿这样。
  因为她的乳头越是发硬翘起,金属块上的尖锐利齿就越是扎入乳头敏感万分的嫩肉里面。而且那冰冰凉凉的感觉,就像乳头上不停的被两块尖锐冰块划来划去一样。然而下体的刺激又让张玉乳头不能不翘挺,如果停下运动的话乳头上的温度就会开始直线下降,冰得整个乳头红彤彤的。乳头冻得实在受不了的张玉只能是通过驱动身体的装置来让金属块升温,而那又加剧了下体阳具对小穴的刺激。如此让张玉无法自拔的陷入无尽的自虐淫欲之中。
  进入教室的张玉同样的吸引了全班的目光。过度超前的装束经过前几天已经让周围的同学不再像一开始那幺惊讶。而是抱着像欣赏维秘内衣秀一样的心情在看待张玉。而猜测明天张玉会穿什幺样的暴露衣服出现甚至都已经成了同学们课间饭后谈资。 满面飞霞的张玉已经顾不上羞耻了,因为此时的她已经热到不行。
  细密的汗珠布满在裸出出的半球上,花心深处的骚痒并没有因为下体模拟阳具的不断进出而得到缓解,反而是愈演愈烈,不断的分泌出黏腻的花蜜来。
  张玉的座位在倒数第三排,但是却在教室的最里面那一列,需要经过讲台后再下来才能走到自己的位置。然在就在张玉刚刚走上讲台时,矮矮的台阶却一下差点让张玉直接栽倒!因为就在张玉抬腿的那一瞬间,下体的阳具忽然极速的扭动旋转了几秒后,竟然直接在张玉的花心深处释放出了一阵电流!而且双乳上的小金属片也同时变得灼热,彷佛两滴滚烫的热油忽然滴落在敏感万分的乳尖上一般!
  讲台下的同学和讲台上的老师全都盯着张玉不断颤抖的身体,特别是她那胸前波涛剧烈起伏两个雪白半球。在他们的眼中明明没有被任何东西绊到的张玉却忽然自己栽倒,继而双手下意识的抓在了讲台边缘发出巨大的「蹦」的一声。更加奇怪的是抓住了讲台边缘的张玉已经避免了摔倒在地上却夸张的「啊」大叫出声,而且没有马上离开讲台,反而是显得非常痛苦忍耐的样子,死死的紧咬住嘴唇几乎是全身的力量都靠在讲台上颤抖着。
  「同……同学,你……你不要紧吧?」台上猥琐的数学老师尴尬的问道。从他的角度能清楚的看到张玉那诱人的乳沟,特别是刚才那一阵波涛汹涌,让现在39岁还单身的他下体几乎是瞬间就起立致敬。他想移开视线,眼珠却无法自拔的死死盯住那雪白的乳肉不愿离开。 一口口水不自觉的被他吞到肚子里面,他忽然觉得温度都有些热了起来,口中不觉的感到乾渴。
  此时只有坐在下面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笑容的物理四人组知道发生了什幺。 他们这次设计的装置可是没有那幺简单,而且他们之前也故意没有对张玉进行说明,为的就是在类似刚才这样的时候给张玉毫无准备的致命一击。只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张玉的运气那幺「好」,竟然是在全班师生面前这个绝妙的时机上触发了机关才上演了刚才的那一幕。
  下体的模拟阳具可不是随便一个情趣商店里面的大路货,而是经过了物理四人组几个日夜的费心创作的。里面小小的空间里面整合了线路板控制晶片等等东西,当然还有蓄电和放电装置!
  阳具当中的蓄电池早一天就已经通过无线充电充满了电量,足够正常情况下4个小时的高强度不停震动与转动,然而这并不是物理四人组们要达到的目的。
  他们在已经改良过的高效能电池里还加入了充电的功能,而充电的动能来源就是穿戴者张玉自己。张玉怎幺也想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除了带动装置不断研磨自己小穴的同时还会给这个装置充电。而当电量达到一个峰值的时候,电力阻断装置就会断开。 比平常普通电动玩具高得多的电流就会瞬间通过整个模拟阳具,驱动它疯狂的运转!而且多余的电流还会从阳具顶部隐藏在仿皮肤质材里的金属探头释放出来,通过穿戴者自己分泌出来的淫水传遍整个阴道,刺激甚至蔓延到近在咫尺的子宫口上!
  这还不算,与之联通的贴在乳头上的带尖刺特殊金属小薄块在忽然激增的电流通过后,会在零点几秒之内瞬间升温。虽然也只是维持几秒五六十度的温度而已,远远不到烫伤的地步。但是不要忘了,之前它是一直在吸收热量的。人的感觉从低温忽然到高温,就像你先去摸了冰块十几分钟已经勉强适应了这个温度以后,忽然让你把手伸进温水里你也会觉得像沸水一样滚烫马上缩手一样。然而张玉却没有办法躲开,特殊金属块从一开始就不断的刺在她的乳头上没有离开过,她只有完完全全的承受完这从极冰到极热的滚烫灼烧。
  物理四人组的变态显然远远超过了张玉所能想像的极限。她所以为的自己所要承受的伤害与羞辱到被他们插入身体已经是最终的顶点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受到这样的非人折磨。事实上刚才的那一下全身淫具的忽然启动,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秒,但是所带来的刺激已经强烈到让张玉当场就高潮而且失禁,只是在全班师生的眼皮底下那巨大的羞辱感激发了她全部的意志力才勉强忍住,要不然早就高声连连淫叫出来。
  而物理四人组也早已料到一直以来娇生惯养的张玉大小姐现阶段是不可能承受得住他们开发的淫具那幺极度的摧残的。所以他们在开发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提前就把一条软管强行插入了张玉的尿道。堵住了尿液的同时,在张玉喷尿的同时把尿液倒入到模拟阳具内,而内部的活塞受到尿液的推动让整个运转的过程更加多持续了几秒,而且最后通过内部的压力把尿液反压回到张玉的膀胱里。
  然后受到膀胱压力的尿液又会通过软管压回到模拟阳具内驱动装置,如此来回数次,直到两边的压力得到平衡装置停止运转。 然而尿液却仍然被留在软管和膀胱中得不到宣泄。也就是说张玉现在的尿液完全成了装置驱动的动力之一,而且被禁止了排泄!自己极端羞辱的被迫排尿都反过来被利用成了更加摧残自己的工具。
  张玉完全不知道是什幺支撑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的,只知道即使是在自己现在这种刚刚达到高潮全身脱力的时刻,下体的阳具依然没有放过自己。跟随着自己的步伐,忠实的一步一步执行着折磨秘穴的使命,完全没有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因为驱动它的正是自己,而没有其他人能把它关掉。
  但是却有人能把它打开。 这又是物理四人组的另一个阴谋。 张玉还不知道她身上的装置是带无线遥控的。物理四人组每人都有一个遥控器。只要他们想,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随时开启张玉身上装置的任何功能,包括放电,只是这会大量的消耗装置的电量,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因为张玉自己又会把电量一点点的通过自己的身体充回来的。也就是说就算张玉完全静止不动不给装置提供电量,四人组也可以通过遥控随时手动让张玉达到高潮。
  然而张玉可能静止不动幺?好不容易才调整好姿势坐下来的张玉现在却并没有得到放松。因为她始终需要出力靠支撑在课桌上的手来使自己的下体微微拔高。
  因为只要她放松下来完全坐下,下体的阳具就会被椅子完全的顶入小穴里。 张玉试了一次,那直抵花心甚至要刺穿子宫口的感觉实在是不能让她好受,以至于她要一直保持半蹲的姿势。
  但是无论是一路走来的刺激,和刚才的高潮,到现在保持的坐姿都在消耗张玉的体力。自己的意志最终也还是敌不过身体的疲乏和地球的引力。终于坚持不住的张玉最终还是只能瘫软的靠在椅子上,任凭阳具如利剑一般直刺入自己的花心深处。在这种状态下,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带给自己从里到外的绝对刺激。所以张玉只能是尽量控制自己的身体动作,连呼吸都刻意控制轻柔,不要让自己下体收到过度的刺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玉却坐不住了……因为她的胸前一片冰冷。因为静止不动,所以胸前刺入乳头的邪恶特殊金属薄块愈发的冰冷起来。乳头的热量已经全部被它给吸走了,张玉的牙齿几乎都要发出打颤的声音来。这种冷冻的触感如果放在其他地方可能还可以忍耐,但是现在却是直接作用于一个少女最私密最娇嫩的感觉最敏感的乳头上。这让张玉如何可以忍受。
  「好冰啊……救救我……」张玉的眉头紧紧皱起,在感觉中乳头几乎都要被冻到结冰了,勉强靠意志力忍住自己按摩乳房的冲动。而且最糟糕的是,之前因为注意力完全放在身上的淫具上,被忽略了的自己喝下和抹在自己身上各处性感带上的淫药作用开始渐渐体现了出来。

  首先是下体的小穴里面。被粗壮的模拟阳具充实的阴道壁上传来无法忍受的骚痒感。身体是诚实的,痒就要去挠这是本能,特别还是身为一个女人的性器官受到淫药强行催发的最原始的淫痒。 身体里面的阳具更是让性器官错误的认为找到了突破口,强烈的交配的欲望让整个小穴都一阵阵的收缩起来。这种感觉一般女人可是要到被插到快要高潮时才会出现的。然后是乳房,现在除了乳头彷佛要冻僵的冰冷感以外,还多出了一种酸麻鼓胀感。感觉就像无数的蚂蚁在两个肉球里面不断的爬行和撕咬,无数的液体在往里面填充,再不阻止的话乳房就要被刺穿,被胀破了。极端的感觉带来的是极度希望有一双手去抚摸去蹂躏自己乳房的渴望,哪怕是要把乳房抓烂也比现在这种感觉要好过。 接下来就是全身各处都泛起的淫痒和痛麻交杂的感觉,而且愈演愈烈!
  张玉的身体在座位上无法控制的扭动起来,双手只有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关节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抚摸自己身体的冲动。但是张玉感觉自己的力量已经开始慢慢离自己远去,应该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忍受不了自己身体的折磨了。
  「怎幺了张玉同学,怎幺不好好听课在这动来动去呢?这可不符合你优等生的身份呢。」旁边的肌肉男看着彷佛浑身爬满蚯蚓一般费力扭动着身体的张玉淫笑道。
  「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幺!……呜呜……我好难受……」张玉看着肌肉男那恶心的笑容,想到他们对自己身体所做的事情,一股恨意油然而生。然而自己的身体现在已经变成这样,怎幺把自己的肉体从淫痒的地狱解放出来才是现在最主要的事情。
  「不要忍耐,放松身体。 」肌肉男粗糙的大手伸了过来,竟然就在上课时伸入张玉的裙子里面抚摸张玉的大腿。
  张玉如遭电击,这简直就是在张玉这个原本就滚烫的热油里面再点上一把火,敏感的张玉差点就一个控制不住呻吟出来,连忙把腿缩紧逃离肌肉男邪恶的大手。
  「你要干什幺……现在可是还在上课……」张玉艰难的说道。
  「我在帮你呀,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很痒,特别是你这双奶子和你那流水的淫穴特别难受,很想要受到抚慰啊?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幺?之前从家里到上课前为什幺都没有这种感觉?」肌肉男说着手又游移到了张玉裸露的腹部上,还好有课桌挡着,从前面不容易被别人发现。 是啊,上课之前虽然也很难过,但是那都是肉体收到淫具强行刺激催淫的结果,虽然也让自己欲仙欲死,但是那都是外部的刺激,除了还在忍受范围之内以外,张玉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确实让自己得到了无数的快感。但是现在却不一样,没有了淫具不断的刺激,淫痒的感觉还是从身体深处不断的涌出。张玉虽然知道这一定和自己早上喝下的催情剂和性器官上涂抹的淫药有关,但是之前为什幺一直都没有感觉?
  「记得之前王刚和你说的他要你一直发情幺?之前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现在我发现他简直是个天才,竟然能研制出这种淫药。他和我说时我还不相信,但是现在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完全就相信了。告诉你吧,这个药不同于之前用在你身上的所有药,要说起来的话也是有关啦,需要你之前的药做铺垫才能有效果。简单来说只要你不断受到刺激,或是保持发情的状态这个药的药效就只会是在内部改造你而不会明显的表现出来。但是如果你的肉体停止受到刺激,或者是你刻意的强行忍耐让自己冷静下来的话,那药效就会发挥出来绝对会让你欲仙欲死,直到强行让你达到必须交配的状态。 怎幺样?现在直到我是在帮你了吧。只要你乖乖的驱动我们专门为你而定制的催淫具或者让我们来帮你刺激你的身体,放松下来不要忍耐,让你的身体时刻进入发情的状态,那幺药效自然就会慢慢解除。我想你是不会想要变成雌兽在课堂上给所有同学和老师表演性交的吧?嗯?」肌肉男一脸兴奋的说道。
  「你们……简直就是变态!禽兽都不如!」张玉一面娇喘一面怒斥道。
  「对呀,我们是变态。 那你现在又是什幺呢?发情的淫娃?还是喜欢被轮奸的妓女?或者是翘屁股流着淫水的母狗?识相的就马上把腿给我好好的分开,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幺样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还给我在那装清纯。」肌肉男恶狠狠的说道。一边手指上移就要去摸张玉那圆滚柔软的胸部。
  「不要……求求你……起码不要在这里……会被别人看到的……」张玉被肌肉男一顿羞辱,彻底的软了下来,但是依然抗拒着肌肉男的手。
  「看来你还是不清醒啊,如果我现在不帮你的话,一会药效彻底爆发可不是一个人就能满足你的哦,这你可要想清楚了。」肌肉男反而得出了玩弄张玉是为了帮助她的结论。
  「怎幺可以这样……」张玉虽然不愿承认,但是确实如肌肉男所说的那样,受到他手指抚摸的地方自己一片舒爽,但是没有被摸到的地方就更加的淫痒起来,那种痒已经快要深入肌肉骨髓深处。而且肌肉男的手指刚刚离开,刚刚他才抚摸过的地方又慢慢痒了起来,明显刺激的还不够。
  就在这时右边寸板男的手也伸了过来,张玉终于抵挡不住快感和淫痒的交替侵袭,彻底打开了身体任由他们左右分别侵袭自己的敏感地带。
  讲台上教师还在讲课,周围都是聚精会神的同学。 谁能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优等生现在正两腿开开,裸露的胸部藏在课桌下,和相邻的左右同桌在做着多幺淫邪的事情。
  「啊……啊……啊……」好舒服,怎幺能那幺舒服。张玉从来没有感受过被揉捏乳房有那幺舒服,那种淫痒被快感取代的舒爽感,恨不得对方大力点更加大力点,最好要揉捏到乳根深处才好。内服和外用的催淫药双重效果下,已经让完全放开身体的张玉完全沉迷于淫荡的快感当中。只是花心深处的淫痒无法解决,插着模拟阳具的秘穴本来是最好解决的地方,奈何现在的张玉无法动作,模拟阳具也就变成的死物,而且牢牢的堵住了下体的洞口,也就是张玉获得快感的入口。
  这让张玉每次肌肉男或是寸板男的手从阴蒂上划过时她都不由自主的努力挺起下体想让他们的手指尽可能触碰。但是无奈有阳具堵住始终无法进入去帮张玉止痒. 「怎幺样?是不是舒服很多了?不过下面还是很难受吧?」肌肉男一边搓揉着小豆豆,一边小声的邪笑道。
  「给我……求求你快给我……」张玉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没有发觉此时的她有多淫荡。一双大眼中全是媚意,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知性明亮,一丝口水甚至已经顺着嘴边流到了手臂上。
 
  寸板男眼睛一转,知道更进一步羞辱张玉的机会又到了。「张玉,想要你的淫穴彻底得到快感的话,等下老师提问的时候你就举手起来回答。」「怎幺可能?我完全没有听讲……」浑浑噩噩的张玉已经变成了问什幺就答什幺的机器,但是仍然保持了下意识的思考能力。
  「你身为优等生一定要认真听讲好吗?真是的,其他的你不要管,给你5分钟,5分钟后马上起来答题。 只要你起来答题我就马上让你的小淫穴舒爽,知道了幺?」寸板男一边逗弄乳头一边说道。
  听到寸板男的话后张玉无神的双眼才第一次聚焦到讲台上。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在上课的张玉瞬间满脸通红,对自己现在做的淫荡行为感到羞愧不已。但是火热的花心深处已经刻不容缓,催促着张玉按照寸板男的话去做。
  「我要答题的话全班都会看着我……我现在淫荡的样子就全部都会被全班师生看到了。」光是一这样想到都让张玉浑身发烫到不行。
  「我做不到……可是下面……下面好难受……受不了……」张玉的内心无比的挣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时间就快到了。如果现在不主动起来回答问题的话,过不了多久下课钟声就要响起,老师也不再会提问题了。
  「那幺下一题谁来解答呢?」
  「我……我来答……」张玉明显不同于平时的酥软声音在后排响起。竟然真的是要起来答题了。看来身体的欲念始终还是压倒了理智,可以让张玉做出任何事情来。
  全班的同学包括老师听到声音后都向张玉看去,只见张玉异常缓慢的从座位上慢慢站起,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就在她完全站起的那瞬间有几滴不知名液体从她洁白细嫩的双腿之间滴落在地板上。
  就在张玉完全站起来,全班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的时候,「啊!」一声绵软而短促的娇哼从张玉的嘴中发出。张玉刚刚站直的一双裸露玉腿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
  「张玉同学?你还好吧?」代课老师明显发现了张玉的不正常,好心的问道。
  张玉用无比哀怨的眼神望向寸板男。就是在刚才,寸板男拿出了一个外观上看上去像是钢笔的东西,扭动了一下。张玉就感觉到在自己身体里面的邪恶装置竟然缓缓的转动了起来。然后在现在张玉看向他的时候,他又把手中的那个钢笔状的东西扭动了一圈,张玉身体里的阳具的转动频率瞬间又提升了一个档次,而且还伴随着间歇性的震动。
  张玉现在完全明白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只要他想,任何时候都可以让自己身体里面的邪恶阳具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只是现在是在学校,在教室里,正在上课的时间!
  全班师生都在看着自己,张玉的眼中几乎要滴出水来!强行抿着唇对寸板男缓缓的摇着头。 「张玉同学?」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寸板男也向讲台偏着头,示意张玉答题,却并没有关上装置的意思。
  「我没事……老师……」张玉只能是艰难的压下从花心深处传遍全身的恼人欲念。强行站直身子回答道。
  「可是我看你脸好红啊,你要不要去医务室?如果不舒服的话,不用勉强的。」老师看着摇摇欲坠的张玉说道。
  「我不要紧……谢谢老师……」张玉艰难的答道。没有人知道现在张玉每次张嘴都是多幺的困难,她除了要忍住几乎一张嘴就呼出的娇喘,还要让自己的话语尽量的显得正常。
  「那幺,请说出这道题的答案吧,时间不多了,快点回答吧。」就在这时一张纸条丢到了张玉的桌上,上面写的内容让张玉拿着纸条的双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眼泪已经在眼珠里打转了,几乎是强忍着才没让它滴出来,张玉望向寸板男,几乎已经是极限的摇着头,再明显的话就要让全班同学都看出异常了。其实就是现在,全班同学包括老师都已经觉得张玉十分不正常了。
  是什幺让张玉即使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要做出这种动作?只见纸条上写着:
  「现在就给你期待已久的小穴高潮,从你看到纸条开始,到你答出题目为止。每过15秒我就会把装置调高一档,分别是强烈震动,抽插,强烈旋转扭动研磨,放电。总共有10档,现在在你身体里运作的才是2档而已。是立刻答出答案终止装置,那你的小穴将一天都得不到满足,还是让它多升几档享受一下,又或是直接放弃答题直接让它达到最高档现在就享受高潮的绝顶。都由你自己选择。
  在全班师生面前,只要张玉还没彻底疯掉,当然会选择立刻终止自己身体里这个将要把自己推向深渊的该死装置。可是着却不由自己决定,而是要答出题目才行。而张玉一早上都在玩着淫荡的游戏,甚至刚刚才意识到老师是谁,又怎幺能答出问题呢。
  就这样张玉眼睁睁的看着寸板男带着淫邪的笑容,在她面前缓缓的又把钢笔转动了一下,而自己的下体立刻生出感应。震动的级别已经达到了一般小型跳蛋的中高档位水准,而且在教室里老师停止讲课,同学们都看着她的这个安静的环境里,如果离得近仔细听的话,已经可以听到从张玉下体传出的轻微嗡嗡声了!
  「怎幺办……」知道哀求没有作用后的张玉目光掠过全班看着自己的同学们,最后定格在讲台上的中年老师身上。「他们的目光都在我身上……而我竟然在圣神的课堂上插着电动阳具做着那幺淫邪的事情……如果被他们发现我身体里……」张玉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好像正赤身裸体暴露在众人的面前,而周围的这一双双眼睛,一个个同学老师正把自己这个淫邪的女孩架在火堆上审判,烈火烧得自己的皮肤火辣辣的。而自己此时的感觉……竟然是……舒服?
  是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张玉下体的阳具又提高了一档,已经开始小幅度的抽插了起来。而张玉站在人群中,站在熟悉的老师同学面前,被淫具折磨着,当众发情。这种错位感和刺激感,结合之前几天张玉被迫在街上裸奔,裸体在车上游街带给她的刺激。现在竟然催生出了一种病态的快感。
  「好舒服啊……为什幺……我要疯了……」随着阳具在小穴里进出,带出了更多的淫水,从最初的一两滴,到现在几乎已经练成线,粘稠的顺着张玉微微张开的双腿滑下。
  「张玉?快回答问题啊?你在干什幺呢?」
  在张玉差点沉沦在欲望里的时候,老师的话把她唤回了现实。
  「不可以!」伴随着回过神来的张玉而来的是强烈的羞耻感,在全班师生面前高潮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如果这样的话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张玉的目光终于能对焦到了黑板上的题目上,凭藉着她多年来优等生的基础竟然是要在完全没有听到老师讲课的情况下强行解题。 而且还是在下体插着模拟阳具,全身都处于发情状态的情况下。
  「快了……快了……」张玉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一边是火热的情欲,一边却又要冷静的思考,几乎已经要达到张玉的极限。
  就在这时,体内的阳具忽然疯狂的震动起来,而且还在不断的扭动,钻向花心,表面的颗粒不断的研磨着阴道内的每一寸褶皱,每一个性感的源点。 张玉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迅速合拢双腿,整个臀部用力把整个阳具死死的夹住。才没有让忽然增大的声音扩散出来,只是这样做的话无疑又会让本来就已经对小穴疯狂地折磨的装置更加深入花心,更加贴近阴道壁,所传来的快感增加几倍。无异于自己增加对自己的折磨。
  张玉双手因为过度用力抓住桌角而显得苍白,终于在装置达到6档的时候答出了题目。连四人组都没有想到张玉竟然那幺能忍,竟然在6档的情况下还能忍住没有在全班面前高潮,而且还答出了题目。
  只是全班同学看着刚才满头是汗,几乎是脱力倒在座位上的张玉,非常的不理解虽然题目是很难没错,你张玉需要维护你优等生的名誉也没错,但是只为了答一道题需要用那幺多的力气幺?
  他们不知道,张玉刚才强行夹住电动阳具,而在打完题目装置终于关掉的那一刹那,双腿已经是完全处于脱力状态。 过度的快感和过多的紧张让她的无法自主的失禁了。尿液如果不是有管子堵住肯定已经流满了整个座位,而在装置内回圈的尿液又让张玉多忍受了几十秒的高潮前快感。
  张玉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灵魂彷佛都已经出窍。 她不知道刚才自己是怎幺过来的,甚至连自己最后说出的答案是什幺也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只有一个信念,不能高潮,不能高潮……
  她不知道只要再多过几秒,装置就将增强至7档,而从7档开始模拟阳具就将要开启电击功能。如果放电的话,如论张玉的意志多幺强大她必然也不能够再忍受得住,那已经超越了人类,或者说一个女人的极限。到那时她必然要接受在全班师生面前高潮的命运,可以说她是就差几秒在鬼门关面前走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