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路】(1-2)作者:綠野
淫妻路
 
 字数:7761
 



                (1)
 
  妻子:「老公,你身邊有沒有兩萬元現金?」
 
  我:「銀行裡存的都是定期,身邊沒這麼多錢。」
 
  「那問爸媽要點行不行?」
 
  「上次借的錢還沒還。你要這些錢做什麼用?」
 
  「我……」妻子頓了頓,然後皺了下眉頭道:「你還是別管了。」
 
  「什麼叫我別管,你……」我想了想,問道:「你是不是又要去給老五還賭 債?」
 
  妻子像是被我的話問住了,但見她臉上的表情顯然已經給出了答案,我道: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別再去和那些混蛋有糾纏!」妻子卻像是完全沒有聽見 我的話一般,隔了半晌,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說:「我再想想其它辦法。」
 
  第二天,妻子的人就像是失蹤了一樣,晚上很晚的時候還沒有回家,打電話 也不接,我急了,出去找她,第一時間想到了老五,打電話給老五的哥們,從他 的話裡套出老五正在撞球房裡和人玩球,放下電話,我馬上趕了過去。
 
  來到撞球館,就見到老五抽著煙正在和幾個打扮得流裡流氣的男青年說話, 我走過去,叫了他一聲:「老五。」
 
  「嘿,張哥。」
 
  我瞧了眼旁邊的幾個男青年,把老五拉到邊上,小聲道:「我老婆有沒有來 你這?」他嘴角動了動,笑得又猥瑣又下流。
 
  「她是不是來你這了?」我有些激動道,他剛想開口,撞球桌邊一間房間的 門開了,走出來一個赤膊的男青年,紅著臉似剛剛做完激烈的運動,房間裡,斷 斷續續的傳來女人的呻吟聲。
 
  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走過去推開那個赤膊青年,闖進了房間,只見沙發 上,我的老婆正被兩個男人騎著,一個插著她的肉屄,另一個肏著她的屁眼。老 婆身上的衣服被胡亂的扯開著,胸罩被丟在地上,褲襪和內褲耷拉在腳跟,男人 的雙手把玩著她的一對巨乳,捏著她的奶頭,另一個男人的雙手抱著她豐滿白皙 的屁股,粗黑的陽具不斷撐開她兩瓣花唇,在她緊窄的蜜洞裡肆意的進進出出。 
  「你他媽誰啊!」剛才被我推開的男人對我吼道。
 
  老婆轉過頭看見我,臉上的表情又是吃驚又是慌亂,她本能地想從兩個男人 的身體間抽離出來,可是卻被兩個男人死死地抱住,菊眼和騷屄不斷地被兩個男 人的陽具挺入著。忽然,她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男人用力地將手掌打在她肥 白的屁股上,隨著「啪啪」的響亮的臀肉被擊打的聲音,老婆像匹不斷加快速度 向前奔跑的母馬般,身子一聳一聳的達到了高潮。
 
  「王八蛋!」我朝兩個肏我老婆的男青年衝過去,兩個男青年從沙發上跳了 起來,一個人側頭避開了我的拳頭,另一個人上來一把抱住了我,剛才被我推開 的男青年從後趕上來,朝我肚子狠狠的揍了一拳,「嗚……」我痛得雙腳發軟。 
  「別打我老公!」妻子情緒激動的從沙發上爬起來,擋在我的身前,一對渾 圓飽滿的酥乳在男人面前起伏著,白色渾濁的精液從她的兩腿間淌落下來。 
  「哥幾個,快別動手,誤會,都是誤會!」老五像個和事老一樣插到了我們 的中間,並把我從三個男青年包圍中拖了出來,向我解釋道:「薇薇幫我來還輸 掉的賭錢,但她錢沒有帶夠,我這幾個哥們見她人長得漂亮,於是就……」 
  我打斷他的話:「於是你就讓我老婆用自己的身子幫你還賭債了是不是?」 
  「你老婆是自願的,我可沒有逼她啊!相互利用,相互利用而已。」
 
  「什麼相互利用,我老婆利用你什麼了?」
 
  老五笑著湊到我耳邊道:「你老婆發情欠人肏,我找人幫她洩癢,難道不是 利用我嗎?」
 
  妻子穿好了衣服,過來挽住我的胳膊,「哥,不好意思,剛才都是誤會,千 萬別往心裡去。」老五向我道歉,跟著對妻子道:「姐,有時間就過來玩,我讓 這幾個朋友教你打桌球。」妻子瞥了眼邊上幾個不懷好意的似笑非笑的男青年, 表情又是嬌羞又是嫵媚的朝老五點了下頭。
 
  回家的路上,妻子軟軟的靠著我,輕聲的道:「生氣了?」
 
  「你的人忽然像失蹤了一樣,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但是我知道你會來找我的。」
 
  「你怎麼知道?」
 
  「昨天你問我是不是要幫老五還債,我不是沒回答你嘛!」
 
  「難道你是故意的?」
 
  「我不故意給你套話,不故意裝出讓你識破的樣子,你會有機會看到今天我 在桌球房裡被人肏的樣子嗎?老五其實就輸了五百,我幫他還了四百,餘下的錢 我就用……」
 
  「賤貨!」我忍不住將心裡憋了很久的詞罵了出來。
 
  妻子很少聽我說粗話,用髒話罵她的次數更是少之又少,她愣了一下,然後 卻不知羞恥的笑著對我道:「我就是要賤給你看,難道,這不是你希望的嗎?」 
  時間回到三年前。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軌跡,妻子的 天性並不像你們前面所看到的淫亂、放蕩甚至喜歡犯賤,或許我應該承認妻子的 骨子裡隱藏著一頭淫慾高漲的母獸,但也是因為我,才把她心中的母獸從她內心 的枷鎖中解放出來。
 
  妻子在我孜孜不倦的引誘與拐騙下,才半推半就的與我一起報名參加了一間 叫「春暖花開」的淫妻俱樂部。我在俱樂部幾個老資格會員的教導下,在妻子的 飲料裡偷偷放下了春藥,緊跟著,妻子在俱樂部裡,在我一面打著手槍,一面興 奮的觀摩下,嚐到了她人生第一次被人三明治的滋味。
 
  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妻子便成為了俱樂部裡的紅人,來俱樂部裡玩的丈夫或 是單男,幾乎都想和我妻子上床,一方面因為妻子是新來的,又比較快的放開了 身心,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她天生麗質,在女人姿色的對比中脫穎而出。
 
  先前幾個勸我給妻子餵春藥,然後在床上嚐過妻子美肉味道的老資格會員不 約而同的單獨找我,問我肯不肯讓他們在私下的時間裡帶妻子出去玩幾天?我問 了妻子的意見,她沒有答應,直到一年後,她才跟著一個俱樂部裡的元老也算是 俱樂部老闆之一的名叫王栤的男人去了外地。
 
  王栤是個富商,他帶著妻子去了他投資開辦的溫泉旅社。
 
  妻子被王栤帶走的那幾天,我的心裡五味雜陳,什麼樣的感覺都有,有時候 還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自己的老婆怎麼能讓別人帶走?一想到妻子可能被王 栤壓在身下猛幹的情景,心裡就酸得要死,但這種酸楚的感覺又讓我有種變態的 刺激。
 
  到了晚上的時候,妻子用手機與我聯繫,王栤讓她用手機傳照片給我,我看 見妻子手拿著一條白色的浴巾擋在她又軟又高聳的胸脯前,光著身子站在溫泉的 邊上。後面一張,王栤把妻子雙腿分開的抱著,人站在池子裡,另一個男人正伸 頭舔著妻子的肉屄,妻子手捂著臉,像是一臉的害羞。
 
  看到這裡我心裡一凜,怎麼還有一個人?直到後來我才知道,蹲在池子裡舔 我老婆陰戶的男人是王栤的客戶,我算是被王栤騙了,像個傻帽似的讓自己老婆 當了一回被人免費玩弄的妓女。
 
  我氣不打一處來,撥通了王栤的電話,呵斥他馬上把老婆帶回來,王栤則笑 著把電話遞到了老婆的旁邊,跟著,我只聽見電話那頭不斷傳來的妻子放蕩的呻 吟……
 
  王栤的事情給我留下了陰影,我不再答應別的會員想帶我妻子單獨外出遊玩 的請求,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妻子出軌了,她瞞著我和王栤再次去了溫泉,在池 子裡給不同的男人肏了屄。
 
  讓我識破妻子謊言的人是王栤,他不顧妻子的央求,搶了妻子的手機撥通了 我的號碼,那時,我正在和幾個同事在一起吃飯,看見是妻子的來電,想也沒想 的就接了起來,電話裡卻傳來妻子急急的叫聲以及她令人心跳加速的急促的嬌喘 聲,還有王栤哈哈的刺耳的笑聲,和妻子的騷屄被人肏得「啪啪」作響的淫亂的 撞擊聲。
 
  妻子回來後,她瞧著我冷冷的表情,又是害怕又是歉疚的對我坦白了自己的 錯誤,並保證以後不再騙我。我問她明知道王栤上次把她當妓女一樣招待自己的 客戶,為什麼還要和那混蛋去溫泉?妻子不好意思的說,在池子被肏屄很舒服, 所以沒忍住就又跟著王栤去了。
 
  我說:「你想在池子裡被肏屄,為什麼不讓我帶你去?我也可以在池子裡肏 你。」
 
  她像是猶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氣對我說:「他們一個人肏我的屄,另一個肏 我的屁眼,還有第三個人硬是把陽具塞進我的嘴裡,讓我給他舔,我就像是被他 們輪姦一樣,但是我……但是我……好像喜歡上了那種被人強迫、被人包圍的感 覺,自己彷彿是一條被他們吊起來的魚一樣,任憑我怎麼掙扎都沒用。被肏的時 候,人像被掐住喉嚨似的一陣接著一陣的感到窒息,直至達到令我渾身都會顫慄 的高潮。他們玩的花樣也很多,剃光了我的陰毛,叫我用雙腿夾著他們的手臂, 倒上乳液,用陰唇像抹布一樣替他們刷洗,還有讓我用奶子給他們搓背……」 
  我內心無比的生氣,胯間的雞巴卻脹得發痛。
 
  妻子瞞著我出軌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為了貪圖與幾個男人在溫泉裡做愛時的 快感,並沒有對王栤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在感情上她仍舊對我保持著專一,這令 我鬆了一口不小的氣。
 
  可是於此同時,我又內心矛盾的感到揪心與興奮,揪心的是妻子已然跨過了 矜持這道門檻,不再受道德的牽絆,並學會了自己尋找性的歡愉,脫離了我的掌 控,就此下去,她會不會有朝一日不再需要我這個丈夫?興奮的是她的出軌給我 帶來了意料之外的刺激感,大大滿足了我淫妻的邪念。
 
     ***    ***    ***    ***
 
  在俱樂部一晃就是兩年,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現俱樂部裡的水原來很深,以 前認識的幾個老會員雖然資格老,但都不算是高水準的玩家,有個叫徐凌的人在 俱樂部裡放出話來,說只要兩個月的時間,就可以把薇薇調教成一條他私有的母 犬,並與他簽署在SM界屬於合法的主奴契約。
 
  徐凌還在俱樂部裡設下了賭局,讓大家下注,看他能否在兩個月的時間裡將 我老婆調教成一條母狗。
 
  在會員們的起鬨與激將下,老婆光榮應戰。我則是心裡七上八下,一半擔心 老婆會被徐凌奪走,一半又好奇地想看看徐凌會把我老婆調教成什麼樣子。 
  兩個月的時間裡,徐凌和妻子將住在俱樂部裡,俱樂部為徐凌與妻子開設了 豪華包間,並配備了專職負責照顧她們起居生活的服務生。
 
  妻子在得到俱樂部給予的津貼之後,向公司提出了辭職報告,在家裡大概的 收拾了一點東西後,便與徐凌一起搬進了俱樂部。我看著妻子挽著徐凌的胳膊離 我而去的背影,我竟產生了一種再也見不到妻子的錯覺,頓時我的靈魂像是被人 抽走了一樣。
 
  在妻子被徐凌調教的期間,我去俱樂部看望老婆,卻被告知徐凌不同意妻子 見我。明明是自己的老婆,卻被外人阻止見面,這讓我感到酸澀與壓抑,但又有 種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覺。
 
  兩個月的時間雖然難熬,但最終會有過去的一天。
 
  俱樂部的大堂內,徐凌牽著妻子的手優雅的步入了眾人的視線,吵鬧的會所 頓時安靜了下來,在場所有的會員們都將目光集中到了妻子的身上。妻子化了淡 妝,看起來甜美動人,讓不少男人吞嚥起口水,兩個月的思念,讓我有種想立刻 衝上去將妻子摟緊在懷裡的衝動。
 
  「母狗!母狗!」賭徐凌將妻子調教成私犬的會員紛紛鬼叫起來,但見妻子 的衣著打扮,卻絲毫瞧不出色情的意味,好像一位出入在高級寫字樓的高挑的白 領美女。
 
  徐凌嘴角掛起一絲壞壞的微笑,妻子在他的命令下慢慢脫下了衣衫,眾人頓 時瞪大了雙眼,只見妻子勃起的乳頭上閃著兩隻金色的乳環,陰蒂上也閃著一隻 金色的環扣,薇薇望著眾人火熱的向她燒來的視線,臉上的表情變得迷亂起來。 
  徐凌,你怎麼可以沒有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就在我老婆的乳頭與陰蒂上穿 環?還有薇薇,你怎麼能夠不同我商量就答應了徐凌的要求,難道你忘了還有我 這個丈夫的存在嗎?還是你已經被徐凌調教成了一條他私有的母犬?
 
  不會的,這絕對不可能!我擠開人群,走到最前面的一排,妻子看見了我, 她的目光明顯的一陣收緊,我要讓她清楚地知道,她還有我這個老公。
 
  可就在這時,徐凌向妻子做出了一個手勢,妻子的身體像觸電般的一顫,她 好像遲疑了一秒鐘,然後迅速的劈開雙腿,蹲下了身子,不知羞恥地將她沒有陰 毛、綴著陰環的肉屄呈現在了大家的面前,一絲絲淫亂的液體從兩瓣粉嫩的陰唇 間緩緩地滴落。跟著,妻子撅著屁股,筆直的踮起腳尖,並將雙手平舉在胸前, 努力地控制著身體的平穩。
 
  徐凌像是獎勵般的摸了摸妻子的腦袋,拿出了一隻連著繩子的項圈戴在妻子 的脖子上,然後將一條與狗尾相接的假陽具塞進了妻子的屁眼。徐凌讓妻子背過 身子,撅起屁股沖著大夥兒左右搖擺,塞在屁眼裡面的狗尾隨之左右甩動,讓人 不禁覺得妻子好像變成了一條真的在搖尾巴的母狗。
 
  我心臟好像被人重重的捶了一拳,我感覺渾身發軟,可是胯間的雞巴卻硬得 像一塊石頭。
 
  徐凌拿出了一張在SM界屬於合法並有效的契約文書,聽身邊的人告訴我, SM界其實是一個國際化的龐大的團體組織,早在二戰時期就已經具有一定的規 模,組織裡聚集了世界上所有精通SM的高手,並參雜了各種職業的人,其中不 乏富商或是很有權力的政客。會玩SM的人都應該瞭解有SM界的存在,試想, 如果有人簽了文書卻不履行承諾的話,SM界的執法者們便不會放過他,執法者 們會利用各種手段讓那個人乖乖的屈服,並履行契約上的所有條款。
 
  我聽完這些以後,感覺後背出了一身冷汗。
 
  徐凌已經在主人的一欄裡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他將紅色的印泥塗在妻子的嫩 屄上,然後把文書放在了妻子的跟前。
 
  「簽下去!簽下去!」
 
  妻子隨著一些人的叫喊,慢慢地把她塗滿印泥的紅紅的騷屄湊上了契約書, 「不!不!」我想要大叫,卻被人從後面摀住了嘴巴,他們是賭我老婆會成為徐 凌私奴的幾個會員。
 
  眼見妻子的騷屄就要貼上契約書的表面,我的心像是沉到了谷底,就在我感 到絕望的時候,妻子的雙腿忽然不受控制的打起顫來,隨即她的屁股一抖一抖的 從屄裡射出了一條晶亮的水線,打在契約書上,瞬間將紙淋得濕透!
 
  誰也沒有料到會出這個意外,我乘機掙開了幾個拽住我的人,上前抱住了老 婆,老婆在我懷裡慢慢地冷靜下來,手臂摟緊了我,身體卻還在不住的發顫,似 乎在為自己差一點就墜入徐凌為她佈下的陷阱而感到後怕。
 


                (2)
 
  老婆和徐凌的比賽算是一場平局。
 
  妻子從俱樂部回到了家裡,經歷了一場虛驚的我們並沒有休息多長的時間, 又回到了俱樂部。
 
  徐凌看見妻子,道:「嗨,沒想到你還敢來?」
 
  「為什麼不敢?」
 
  「難道不怕我毀了你現在的生活,讓你成為我私有的母犬嗎?」
 
  妻子依偎在我肩膀上妖媚的道:「好怕呢,雖然你的調教讓我……嗯……」 她故意挑逗似的呻吟了一聲,然後淡淡道:「但是讓我做你的私犬,還遠遠不夠 呢!」
 
  徐凌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怎麼樣,敢不敢再和我賭一場?」他挑釁的 說。妻子回答:「隨時願意奉陪。」
 
  徐凌並沒有和妻子真的來第二場比賽,他所有的技藝都已經在妻子身上使過 了一遍,如果使第二遍的話,威力肯定大不如前,他似乎已經對奴化老婆失去了 原有的自信和把握。但是話說回來,我沒有勇氣讓老婆和他再來第二場,上一場 我差點失去了妻子,妻子也向我坦白,如果那天她不是因為失禁的話,可能已經 將肉屄貼在契約書上,變成了徐凌私有的母犬。
 
  時間回到現在,我從認識老五的時候說起。
 
  那週是老婆的生日,俱樂部的會員們吵著要為妻子慶祝生日,我則預訂了高 級餐廳與酒店,想和妻子好好的單獨相處一番,就好像甜蜜的新婚燕爾一般。 
  妻子生日的當天,我早早的到了預訂好的飯店,妻子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說 是加班,要耽擱一點時間才來。
 
  在餐廳裡等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終於看見精心打扮過一番的漂亮老婆出 現在我的面前,但是跟著,我卻看見幾張熟悉的面孔坐在了我們隔壁一桌的餐桌 上。
 
  「他們怎麼來了?你告訴他們的?」
 
  「他們硬是纏著我要來,我想拒絕都沒辦法拒絕。」
 
  「他們到你公司來找你的?」
 
  妻子不好意思的道:「老公,對不起,剛才打電話給你說我在加班,其實是 騙你的,我……我去了俱樂部。」
 
  「你去俱樂部幹什麼?」
 
  「他們說買好了禮物,讓我過去取。」
 
  「那禮物呢?我看你不是空著手嘛!」
 
  忽然,妻子的表情一陣扭捏,像是有人在她身上打開了某個開關,跟著,妻 子輕咬銀牙,像是在忍耐著什麼。旁邊那一桌俱樂部的會員們朝我們這邊不懷好 意的笑望著,我的直覺告訴我,妻子身上一定有古怪,我驀地想到了妻子說去俱 樂部拿朋友送給她的禮物卻沒有拿在手上的原因,那些禮物一定就在妻子身上。 
  我逼著妻子向我坦白實情,她羞怯的向我坦白,我猜測得一點沒錯,現在, 她的乳頭正被兩個連著挑逗的乳頭夾折磨著,陰蒂也夾了夾子,同樣連著跳蛋, 並有兩根長短不一的假雞巴一前一後插在她的騷屄與屁眼裡,並用皮具固定,讓 她酥麻難忍。
 
  旁邊一桌的男人們點了東西與我們幾乎同時吃了起來,妻子卻看起來好像心 不在焉,這也難怪她。
 
  妻子起身去廁所,走路的時候一步一扭,不禁引我遐想著兩支粗黑的假陽具 前後各一支的插在她騷屄與屁眼裡孜孜不倦地轉動著的情形。妻子剛才進來的時 候,我並沒有看到她的後背,此刻才發現她衣衫背部的大開叉不僅光裸著她的美 背,還低得幾乎露出了她的臀溝,讓週圍的男人著實大飽了一回眼福。我想,也 許連這身衣服也是俱樂部的會員們送給她的。
 
  我以為妻子去廁所是要將身上的器具除下來,卻沒想到她去廁所的目的竟然 是為了手淫。她坐在馬桶上,手握著插在她騷屄裡面的陽具,讓自己接連達到了 兩次高潮。
 
  吃飯的時候,妻子總是會倏然皺著柳眉,停下手中的動作,臉上的表情扭曲 著,在旁邊會員們的淫笑下,聳著肩膀,攀上高潮。直到有一次她竟像是失去身 體的控制般,驀地將椅子往身後退了一步,翹起屁股,貼緊她圓臀的裙子往上滑 去,將她一半的屁股露了出來,只見到粗黑的假陽具閃著綠光在妻子的前後兩個 肉洞中「吱吱」的轉動著,引得週圍看到的人都朝我們投來詫異的目光。
 
  我立時站起身,一把拉起不知所措的老婆,叫了買單離開了餐廳。
 
  來到預訂好的酒店房間,情慾高漲的我迫不及待地將妻子壓在床上,就要剝 去她的衣衫,妻子卻扭捏的掙開了我,叫我先去洗澡,我聞了聞身上確實汗臭, 便強壓下慾火,走進浴室裡沖涼。
 
  等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的時候,我看見妻子已經蓋好了被單,躺在了床上。 「騷狐狸,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我疾步上前,一把掀起了被單,可是剎那 間,我卻是驚呆了,只見剛才那幾個在餐廳裡見過的會員,竟有兩人一左一右的 擠在被剝光衣服的妻子身邊,一手揉搓著妻子還噙著乳頭夾子的圓鼓鼓的奶子, 另一手握住插著妻子騷屄裡面的假陽具,往妻子濕透滑潤的陰道裡頂著。
 
  「嗚……嗚……」妻子呻吟著,淫蕩地向我遞送著她正被玩得性慾高漲的迷 亂眼神。
 
  「你們……」我話未出口,一個男人就從後抱住了我,跟著幾個男人先後從 背後將我捆了起來。
 
  他們幾個男人在我原本想與妻子溫存的大床上,與我老婆盡情地交歡著,我 橫著倒在地上,心裡越是酸痛,轉而卻越是興奮!
 
  等全部在我妻子的身體裡面發洩完一腔性慾以後,他們圍成一圈,拍著手, 看著插在妻子屁眼裡面的生日蠟燭,為妻子唱起了生日歌,然後在妻子被蠟油燙 得淫浪的嬌叫聲中,替妻子吹滅了生日蠟燭。
 
  他們把妻子抱起來,打開我為妻子買的本來應該在餐廳裡享用的生日蛋糕, 用手伸進妻子的騷屄與屁眼裡,挖出了不少精液,淋在生日蛋糕上面,然後看著 妻子表情美味而又淫蕩的像母狗一樣撅著屁股,將混著精液的奶油蛋糕一口口的 舔吃進嘴裡……
 
  第二天,我從睡夢中驚醒,他們不知道何時已經為我鬆了綁,我睜開眼睛看 到的第一個人正是老五。他的年紀比我要小,一開口便向我喊了聲:「哥,」然 後像是對我關心的道:「不好意思,嫂子實在太誘人了,一激動起來,玩得就過 了頭,你瞧瞧手有沒有麻。」
 
  我動了動胳膊,感覺還好。他想把我從地上扶起來,我卻不好意思,因為我 的褲襠已被自己射出來的精液給沾濕了,像失禁了一樣。
 
  跟著,他和我講,正是他出的主意,讓會員們買了許多情趣道具,又讓他們 在妻子生日的這天送給妻子,然後攜著妻子來到我為妻子預訂的餐廳,在餐廳裡 當著我的面玩弄老婆,最後悄悄跟在我們身後來到酒店,在我進入浴室洗澡的時 候,讓妻子為他們開了門,隨即有的拉了被子與妻子躲進一個被窩,有的則躲在 暗角,直到我從浴室裡出來……
 
  老五來俱樂部的時間並不長,更算不上是俱樂部裡的高級玩家,俱樂部裡的 大部份人都是高學歷或高收入,不乏社會上層人士,擁有深厚的背景,這也是俱 樂部能夠長此以往興盛不衰的原因之一。我不敢想像像老五這種連老婆和一份起 碼的正當職業都沒有的人是怎麼混進俱樂部裡來的。
 
  聽別人說,老五是有人擔保他進的俱樂部,至於是誰,卻沒人知道,不過我 想,老五對玩人老婆的手段確實有著他獨到的一面,是個淫人嬌妻的人才,我對 他這個人也是又恨又喜歡。
 
     ***    ***    ***    ***
 ***********************************   以下涉及到兽交,故删除了,請見諒。
 ***********************************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表情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表情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