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欲】(01)【作者:蜜汁】
【欲】(01)【作者:蜜汁】
 字数:102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哒哒哒哒哒」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的急促的声音,我终于赶到了 体育馆的更衣室。我飞速的把自己衬衣的一拍衣扣解开,顺手把衬衣扔到了自己 的更衣箱里面,双手背后解开自己的文胸释放出自己的也算是硕大的乳房,顿时 像是闭气很久后呼吸到新乡空气一样的舒爽。随后自己解开那紧紧抱住自己因为 长期健身而保持翘挺的臀部上的紧身裙。
 
  一双被肉丝裤袜紧紧包裹着的修长的双腿完整的暴露在了空气中,为了赶时 间我来不及一件件脱了,干脆裤袜和内裤一起褪到了小腿,然后抬起自己的小腿 扯下那已经团成一团的丝袜和内衣扔到了更衣箱。赤身裸体的自己走到一旁的柜 子里面拿出自己今天的工作服——兔女郎服装。没错,我是个举牌女郎,MMA 比赛的举牌女郎。
 
  「ROUND1……ROUND2……ROUND3……」每当两个凶悍野 兽一样的男人在八角笼里面疯狂的摧残对方的身体一回合后,就是我的该出场的 时候了。175MM身高的自己只有49公斤,本来就算瘦的身体还把那仅有的 一些肉都堆积到了自己的胸部和臀部上,当我踩着那12公分的高跟鞋,穿着性 感的兔女郎服装围绕着拳台走上一圈,台下传来那种喝彩声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 个明星一样,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因为我的身体而兴奋的叫喊或是发泄那心中只能 意淫不能亵玩的情绪。可这样的呼喊同样能满足自己的卑微的虚荣心,起码在某 些方面我是被人需要的,是他人肯定的。
 
  高开叉的兔女郎服几乎遮不住我的私处。也许是下面太过于肥厚了吧,如果 台下的镜头拉的够近的话我想应该各位观众都可以看到我下体的那被那少的可怜 的布料勒出的「骆驼趾」也许看官们在仔细一点都可以看到我那稀疏的阴毛从侧 面钻出的一两根来吧。
 
  因为今天实在是太过于匆忙了。都没来得及好好的梳理自己的形象。长长的 黑发也只是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便上台了。不过这样也好。自己那清新中略带性 感和唯美的锥子脸也更好的呈现在观众和镜头面前。我从小喜欢表演,喜欢展示 自己,我喜欢做模特,可我太笨不会表演。
 
  所以现在才找到了这个兼职来过过瘾。我在一家琴行工作,卖钢琴同时也在 琴行代课。周末的时候经过朋友介绍在做这个搏击宝贝,不累,钱也不少,而且 多少也圆了自己一个小梦想。我喜欢这里,喜欢在这里展露自己。
 
  当血水与汗水几乎溅满全台后这一晚上的厮杀才算是完毕。「WINERI S……」
 
  随着裁判和主持人的最后的判定和结束语以后今天这充满兽性和激情的夜晚 才算是结束。和几个同时和朋友打完招呼以后我赶紧一路小跑的追赶那最末一趟 地铁。
 
  我是这个城市的人,但我在城市的另一边的边缘为自己租了一个小小的房子。 
  我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我喜欢暴露自己的秘密, 当然,只是在这个小天地里面,暴露,也往往是对自己。就像现在的我。已经脱 得光光的躺在了床上,而窗帘并没有拉上,不过不怕,因为对过只是宽广的马路, 而且是二十多层。我想如果能看到我的也许只有天上的月亮,夸张点如果你坐着 飞机拿着望远镜往下看也许能看到的,前提是你可以提前找到我。
 
  严格来说我也不是躶体的,因为身上还散落着两条满是汗渍的缠手带,这是 我在体育馆出来的时候已一个小拳迷的身份找当晚比赛的一个大咖要的纪念品。 而自己内心的小邪恶却是用它来安抚我悸动的身体。我喜欢男人的汗臭。喜欢这 种粗暴的。我喜欢用它捂着自己的那涂满新红唇彩的樱桃小嘴,喜欢用它来爱抚 自己的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的部位。
 
  屋里的灯我已经都关了,任由明亮的月光洒在赤身裸体的我的身上,我分开 双腿并且弯曲成一个大大的M字样子,自己的涂抹的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早已经安 奈不住的按在自己的阴蒂上轻轻的绕着圈圈。刺激着那敏感的地方来带给自己一 波一波的强烈的刺激,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握住那早已经干透男人汗水的缠手带使 劲的按在自己的D罩杯的乳房上上劲的揉捏着,粗糙的缠手带随着自己的动作摩 擦着那早已经勃起的乳头,而自己那硕大的白馒头也跟着自己的动作不停的变换 着形态,一股股的电流从乳房和下体不停的传到我的大脑在四散到全身。
 
  「呜……呜……嗯……嗯……呜呜……」咬着缠手带的一头的嘴巴只能发出 呜呜的呻吟声,我不想张嘴,不想那粗暴的气息离开自己身体。
 
  男人的汗渍平时是让人厌恶的,可这时候却像是春药一样刺激着我的身体, 似乎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依赖性一样,它更像是一剂致幻剂一样,让我产生幻想, 幻想着晚上那在拳台上厮杀的男人,全身都被汗水浸透的男人把我死死的压在身 下,而捏住我的乳房的粗糙的感觉便是他粗大的手掌传来的。自己粉嫩阴蒂也正 被他的温柔的玩弄着。
 
  宽大的窗户像是电视屏幕一样,而我却是那电视里面的画像,一场香艳的表 演,而外面远处那尚未完工的建筑就像是一个个观众,或许它们不是观众而是观 众下体耸立的巨大的阴茎。而天上的月亮就像是聚光灯一样,照亮我淫荡的躯体。 「呜呜。快。快。呜呜」随着自己的手指的刺激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淫荡的声音, 我把粗糙的缠手带按在自己的阴蒂上轻轻的揉动着,另一只手的中指绕着自己的 小穴口轻轻的画着圈圈,然后轻轻的插进去一点在轻轻的摆出来,每次插入都比 上一次更深入一些,每一次拔出都可以看到里面带出的淫水和离开自己穴口的手 指拉出一条细长的淫线。
 
  然后在轻轻的插入,随着插入的次数手指进入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咕噜。 咕噜。咕噜。」自己的小穴配合着手指和泛滥的淫水的进出发出令人脸红的声音, 小穴里面好渴望。我忘记了多久没有被真正的肉棒滋润过了。「恩……我要…… 我要……快,给我……恩……我要……」随着手指的抽插我已经到了忘我的地步。 手指也已经由一根变成了两根。
 
  但是感觉还是不够一样,只是能扣到自己小穴里面的G点。但是似乎现在也 只能这样。「恩……受不了……受不了了……快点……不行,,不行。来了来了。」 随着自己的叫声的戛然而止,我的小穴里面感觉到一阵酥麻并伴随着一阵宫缩的 感觉。一股股的阴精从小穴的渗出喷涌而出。而自己纤细的腰肢这时也已经拱成 了一座桥一样。修长的双腿也直挺挺的蹬直。同时36码的脚丫上的粉嫩脚趾紧 紧的内扣来抵抗这人间最美好的时候——高潮。
 
  月光下,洁白的床单上一片水泽,旁边一个赤身裸体的性感女人蜷缩着身子, 怀里抱着两条满是汗水的带子,许久过去未曾起身,只是圈起了身子像是个婴儿 一样甜甜的睡了。
 
  隔日我没有去上班,而是坐上了火车去了一个偏远的农村参加我大学闺蜜的 婚礼,她老公和她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虽然在我们这里买了房子但是办事的话 要回到他们老家。而她之前就邀请了我做她的伴娘。一路上火车又倒了汽车在在 一个破旧的小山脚下停了下来。
 
  我举着自己的手机寻找了半天时有时无的信号虽然跟闺蜜联系上了可是自己 却要走上一段的泥路才能到达。今天的自己穿了一件红白相间的露脐T恤,下身 一件白色的高腰热裤,修长的双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脚下踩着一双白 色的纯白色的滑板鞋。「天呀,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么脏这么难走」我一边抱怨 着一边沿着这个地方唯一的小路走着,脚下那双白色的鞋子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 灰色的了。
 
  单薄的身子拉着一个重重的拉杆箱,身子不时的还跟着拉杆箱的晃动晃动着, 「天呀,这个天煞的小丫头,也不说让个人下来接我一下。真是有了老公忘了闺 蜜。」我碎碎念着不知道走了多远,居然还没有到,而且从刚开始下车就已经有 了尿意,可这一路上连个厕所都没有。这时候看到前面有一块玉米地,便加快走 了过去,不管如何先解决了再说。
 
  我拉着箱子直接钻进去玉米地里面,随着一股股哗啦的水声自己的身体下面 那膨胀感渐渐散去。不过我刚要起身的时候却听着旁边有一些响动,「天呀,不 会自己方便被人看到了吧」我心里嘀咕着。只见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从那边走 了到了我旁边的玉米地里面,他直接脱下了他的裤子也小便起来。
 
  虽然我们离着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但是因为茂盛的玉米杆他似乎并没有发 现我。但是这时候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天呀,这都是什么鬼,自己遇到 这是什么情况」我握住自己的裤子的双手似乎已经微微的冒汗。一是因为一个陌 生男人站在我旁边一米的位置小便而我自己也是把裤子脱到了大腿位置和他做着 一样的事情,二是这么近的距离我能清楚的看到他下面的样子,只见他胯下那条 东西虽然软软的似乎已经有了十几公分的长度,目测到它的周长我的小手也就勉 强可以握过来吧。
 
  这还只是软的样子,如果硬起来会是什么样的。这时候的自己好像被眼前的 东西吸引而忘了自己还深陷危险之中。随着它那个地方排除的淡黄色的液体一股 腥臭的味道慢慢的飘了过来,中间好像还夹杂了一种男人许久没有洗澡的那种下 体的恶臭的味道。我一只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鼻。好不容易等他尿完了,他居 然用手抖了几下,好死不死的几滴黄色液体居然淋到我这边,一些液体滴在我的 丝袜上顿时随着丝袜的吸水性就慢慢的花开,还有一些弄脏了我的鞋子,已经由 白变灰了现在又添上了几点黄色。我也是无语了。不过他总算是离开了。我也是 松了一口。不管身上被淋上误会的东西赶紧穿好了衣服。拉着拉刚想飞快的走了。 
  刚刚上了马路没走多远就听着后面「突突突突」一阵老旧拖拉机开过来的声 音。
 
  「姑娘你去哪里,这里只有这么一条路,天黑了,俺带你一程不?」开着这 个拖拉机的跟我说话的正是刚才的男人
 
  「好呀,大叔,那真是谢谢啦。我是参加前面村里的明天的婚礼的。新娘是 我同学。」
 
  「真的啊。是姓赵吧,俺也是去他家的,俺们都是老哥们了,这不俺从俺地 里给他家弄的菜。你要不嫌弃啊,你就做俺车后面,俺拉你」
 
  不管什么车只要不在让我走路了我就完全没有问题,跟他道谢以后我便上了 他那辆拖拉机的后面,把箱子坐在了屁股下面一路颠簸的往前走去。这时候我才 注意观察到面前的这个男人,看似五十多岁的面容上面很多黑色的褶皱,看起来 很好接触很和蔼的样子,整个人高大魁梧皮肤黝黑,但是看起来很健康。给人一 种很有力气的感觉。经过一番攀谈以后我才知道他姓刘,但是村里人都叫他老驴 头。老驴头其实不算多老,只有五十岁,年过半百还是单身一人。但是为什么叫 他老驴头他一直也没说,不过我似乎已经知道了。因为刚才无意中我已将看到了 他那超出常人的阳物,虽然说驴有些夸张了,不过那个长度的东西我也只有在欧 美的A片中才见到过。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脸红耳赤。
 
  「姑娘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发红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没,只是有些热」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地方,下车以后便被那个小冤家拉到了她们闺房里面 一阵打闹。
 
  今天闺蜜穿的很漂亮。她这套婚纱是我陪她一起选的,现在农村很多也是比 较开放的,婚礼上穿婚纱并不少见,我今天也是穿着和她的婚纱配套的一套白色 的伴娘服,因为自己的一双腿天生比较修长,所以白色蓬松的裙摆已经到了膝上 二十公分,上面无肩裹胸的样式,为了显得搭调我里面没有穿文胸,只是贴了两 个桃心的乳贴,开始想用无痕文胸来着,可是那个东西带上以后让我的胸部更加 的坚挺,还如这样用乳贴虽然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丰满,但是相比来说还是好多 了的,自己的下面则是一直都穿习惯的丁字裤,只不过今天是选择了一条很红色 的。一双修长的双腿被一条肉色的丝袜紧紧过裹着,让我显得更的迷人,双腿更 加具有诱惑力。细嫩的小脚上套着一双白色的漆皮高跟鞋。12公分的鞋跟和无 水台的设计虽然让我有些为难,但是身经百战的自己也算是应付的来。
 
  热闹欢快的时间总是让人觉得过得很快,一天的时间我也认识了几个朋友。 其中也和老驴头打过几次照面,虽然这里的每个男人看我的眼神都是那样的怪怪 的像是要吃了我一样,但是我依旧开心。也许我就是这样的性格,我觉得我得到 了认可,起码他们是被我迷住的。
 
  就连老驴头看我的眼神是也充满了欲望,但我更多的看出了是胆怯和向往。 这个地方我没有计划多待,加上天色变得不太好了。下午完事以后我便和闺蜜起 身告辞,依旧由老驴头带我出村子,就怕赶上下雨我衣服都没有换便坐上了来时 的那辆拖拉机下山去。
 
  一路的颠簸,看着农村美好的风景充满自然的美感,不远处的乌云慢慢的逼 近,气势如虹,像是压抑着什么等待着发泄,我瞅着前面开车的老驴头,心里想 着也许他就是我回去的下一个自慰时候意淫的对象吧。这也许就是我自己,一个 满脑子充满了幻想,幻想着冒险的女孩,可是我一直不敢迈出那一步。
 
  「轰隆!轰隆!……」
 
  几声雷鸣打断了我的思绪,远处似乎已经下起了雨只是还没有大大搜我们这 边。「姑娘,能不能先避避雨。前面大雨我们一定会赶上,到时候把你淋湿了会 感冒的。前面就是我家,可以先去我家避雨,这车也怕大雨,年头长了进多了水 就不好弄了」如果换作别的男人我肯定会觉得他这是想留住我的理由,可是看着 老驴头的急切的样子。这次我信他。也许即便是假的,我应该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吧。
 
  刚刚进屋没多久外面就下了雨。虽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但是今天走不了了 那是肯定的。
 
  我也既来之则安之吧。和老驴头商量了一下,只能在他们家暂过一夜明天再 走了。看着他们家的三间平房子,老驴头的平时睡觉的那屋只有一个大衣柜和一 个炕头,炕上中间还摆了一个矮小的桌子好像这就是饭桌了吧。一台破旧的电视 机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如果不能用,那么他们家唯一的家电就是那屋顶上那个 电灯了吧。老驴头的屋里和我想象的一样,散发着和他身上一样的一种怪味,我 分不清,汗渍?污渍?或者是……我说不清楚,也许这就是一个单身男人的味道 吧。晚上老驴头让我睡他那屋他去睡旁边的客房,似乎他那间就比客房好多少一 样。不过我还是拒绝了,这样已经很打扰人家了在占了人家的地方似乎有些说不 过去了。农村的生活似乎就是这样。简单的晚饭以后就剩下睡觉了吧。也许天好 还能出去走个亲戚,那这样的天气只能在家里睡觉了吧。
 
  陌生的坏境总是让人害怕的,我进屋许久没有困意,手机都让自己玩没了电。 这时候外面还依旧下着雨。而脑子里面确一直也静不下来。每当自己闭上眼的时 候都是白天玉米地里面的画面,似乎时间越是长自己就越是浮躁不安。这时突然 听到外面屋里有稀疏的动静。让我有些紧张起来。应该是他吧。我赶紧微微闭上 双眼观察着门口的动静,脑子里面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自己该怎么 做。如果他真的想,那我该怎么办。一个老男人。丑恶的老男人。我似乎还是接 受不了。可能幻想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吧,当自己真的面对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到 底需要的什么了。
 
  也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过了一阵外面居然没有了动静,我也是好奇起身慢慢 拖着鞋子走了过去,也许自己有些吃醋吧。难道他真的对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当我到了门口见到中厅没人而他的房间的门缝放着光的时候我便慢慢走了过去, 只见破旧的门缝里面映出的画面让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偷走 了我昨天穿的内衣和丝袜。正把丝袜套在他那粗壮的肉棒上面来回的搓揉着,而 我的那条窄小的丁字裤整天被他另一只手按在他的鼻子上用气的吸着气。而那粗 壮的东西似乎要突破我的丝袜一样,伴随着他粗糙的大手上下的套弄每次都把丝 袜扯的变了形状而这时候我才真正的知道了他那个东西勃起以后的样子。我觉得 他的长度似乎和矿泉水瓶子长不多吧,而那粗壮的样子我的手应该握不过来。我 一边看着一边想着,想着那粗暴的东西我在手里和插在身体里面的感觉。不由得 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不知不觉我的双腿已经紧紧的夹杂了一起,小穴里面的空 虚感一点点的变得强烈。随着这种感觉那身体里面淫荡的液体也一股股的往外流 淌着。似乎如果没有内裤和丝袜阻挡的话我想已经可以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了吧。 
  「轰隆!」
 
  一个炸雷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我尖叫大叫一声赶紧用手捂住耳朵。而自己还 踩着白天穿的那双高跟鞋,一个没有站稳居然自己踉跄着把门推开直接摔了进去, 还好自己扶了一下炕的边缘没有摔倒。而这时候我和老驴头则是四目相对。他居 然吓得忘了动作。直愣愣的看着我嘴巴张的大大的愣是没有缓过神来。
 
  「恩啃」
 
  我低声咳嗽一声然后赶紧把身子扭向了一边。「内……内个……你……你干 嘛呢?」一阵紧张过后本来平时普通话都说习惯的自己居然蹦出了自己的方言来。 
  这时候老驴头似乎反应过来了,赶紧把东西放到了地上。正当我不知所措的 时候他居然一下子跪倒了地上磕起头来
 
  「丫头呀,对不起,俺对不起你。俺是流氓,俺不是有意的,俺……」
 
  他这样的举动让我也愣住了,反应过来赶紧把他扶起来。然后看着一脸愧疚 又严肃的他,我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因为他下面居然都忘了收起来,一条裤子 已经褪到了他的小腿上,但是刚才那气势磅礴的东西已经软趴趴的低下了头。 
  「恩……你……不用这样我可以理解。」然后我转身向门走去,正当他以为 我要离开的时候,而我只是关上了我是的门。「我帮你吧,但是你不许告诉别人。」 
  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他越是这样软就越击中我的软肋吧。也许, 我就是这样随便的女人。
 
  还没等他回答我,我便又转身走到他的旁边,直接把他拉到了炕上。他也是 一根木头一样。似乎身体还有些颤抖一样。我想他应该经历的事情不多吧。 
  躺在炕上的他被我脱去了那已经褪到了小腿的裤子,下身只剩下他身上那见 破旧的T恤了。
 
  而我身上还是白天穿的那一套伴娘装。甚至这时候连高跟鞋都又穿上了。 「先说好,你不许碰我,我让你做什么你才能做什么。要不我现在就离开?」还 没等我说完他就开始一个劲的点头了,双手几张的撑在了身体后面似乎有些发抖。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吧。
 
  我轻轻的爬上了床。双膝盖跪在了火炕的边缘。一双纤细的小腿和高跟搭在 了延外面。
 
  而自己上半身则自己趴在了他的身下。一只小手微微有些颤抖的握住了又有 些复苏的肉棒,另一只手轻轻的握着了下面那硕大的蛋蛋。我应该也是激动的吧, 因为至少得有半年了。我没有碰过男人的这个东西了。
 
  肉棒在我的手里慢慢的变得粗暴起来。我的小手到最后只能勉强的握住那粗 壮的东西,握住肉棒的手开始轻轻的上下套弄着。下面爱抚蛋蛋的手指开始从中 间分开蛋蛋,轻轻的揉捏着精囊。而那粗壮发紫的龟头直挺挺的对着我的脸部。 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夹着着尿骚腥臭的味道,我咽了一口唾沫。终于鼓足 勇气伸出我的舌头。
 
  舌尖听听的点在马眼上,轻轻的张开了双唇试图含进他的龟头,可是费了好 大力气我的小嘴只能勉强的包住他的龟头,而嘴巴也酸的要命,当我含住他的龟 头的时候他的嘴里发出一个舒服的「啊」字,我的小嘴没有离开他的龟头抬眼看 了一样他似乎觉得不好意思就紧紧的咬着牙齿不想在发出声音。
 
  而这时候我也恶作剧的一般开始尽量的把龟头含的更多一些。舌尖再里面围 绕着龟头打转。嘴巴开始不同的上下移动着。而握着那肉棒的小手开始随着嘴巴 的移动开始不同的上下套弄着。我轻轻的吐出他的龟头舌头开始绕着龟头的边沿 轻轻的滑动着然后顺着尿道开始轻轻的往下滑动一直到了他的蛋蛋上。我轻轻的 吻着一只蛋蛋并且含在嘴里舌尖开始在绕着蛋蛋划着圈圈不时的用舌尖顶一下, 或者用整个舌头拖着蛋蛋轻轻的颠动。而自己腾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握住龟头开始 从套弄,一直从龟头套弄到肉棒的根部又再一次顺着肉棒撸上去。
 
  舌尖不停的刺激着两个蛋蛋,不时的围绕着蛋蛋画着圈圈又再一次顺滑尿道 舌头一直不离开尿道一路舔了上去然后在撤回来反复这个动作看着他一直仰着头 舒服的享受着似乎也给我很大的鼓励。我把嘴巴侧着贴着肉棒像是接吻一样上下 的舔弄着,而这时候自己的下面也是洪水泛滥我的一只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下面 隔着丝袜和内裤按摩着自己的阴蒂。
 
  「恩……呜……呜……」
 
  随着我的舔着阴经的动作自己也不停的按摩着自己的下体,同时嘴巴里面发 出呜呜的呻吟的声音,而面前的这个肉棒似乎依旧没有要射的意思。终于我忍受 不住。一个跨步骑了上去「帮我撕开!」
 
  还没等我说完他似乎得了圣旨一样一把把我扯了过来按在了旁边,双手粗鲁 的把我的双腿太高放在了他的两侧,他粗糙的大手拽着我的丝袜只听「刺啦」一 声。我下体位置的丝袜就被撤出了一个大口子,他似乎等不及脱我的内裤,直接 把窄小的丁字裤拉向一边。硕大的龟头冲着我的下体就顶了下来。整个过程我没 有在说话,任由他像是强奸一样的在我身上发泄他的兽欲。这样的情况似乎在我 的幻想深处存在了许久,今天,终于能释放出来了,开始笨蛋的他似乎忘了女人 的洞洞在哪里一样,半天没有找对了位置。顶的我也是生疼。
 
  我轻轻的伸下去一只手握住他的龟头对着我的穴口。「兹溜」一声。粗壮大 肉棒一瞬间就被他插到了地步。一种从来没有的胀满感和疼痛感由下体同时传来, 我啪啪啪的拍打着他的坚实的胸部半天才说出来话来。就这样我的一双被裤袜紧 紧包裹着的双腿搭在他的肩膀上面,脚上还套着那双性感过的高跟鞋。就被他粗 鲁的用肉棒插入了我的身体。
 
  「轻点……太大了,撑裂了。捅漏了……不行……别动别动。」
 
  可他却像是一个终于知道发泄口的野兽一样,根部不停我的,疯狂的开始抽 送他的腰部,粗壮的肉棒开始不停的在我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开始疼痛慢慢的 消失,一点点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的舒服到最后一点都不疼的时候,那带给我的 是从没有体验过的性爱的感觉。感觉每次肉棒抽出的时候都会带出里面的嫩肉, 每次插入都又回把带出去的肉肉在送回来。每次的抽插自己那一双性感的双腿都 不停的跟着晃动,小脚上面的高跟鞋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晃掉了一只,只剩下 一只还套在自己的脚上。
 
  而另一只脚则是穿着丝袜的脚底冲着那乌黑的屋顶。每次的抽出里面空虚的 感觉像是自己的灵魂被抽走了一样,而龟头再次插入的时候那膨胀的感觉让我每 次都忍不住颤抖。我双手紧紧的握住旁边的不知道是他的裤子还是被子,来抵抗 那插入自己小穴里面的肉棒带给我的无法承受的快感。
 
  「不要……不要……轻点……太厉害了……呜呜呜。不行……小穴要坏了… …受不了……大鸡吧太厉害……呜呜。舒服舒服……对对……呜呜轻点……不要 ……」
 
  呻吟声早已不是经过大脑发出了,自己已经放弃了贞操。而尽力去体验身下 的肉棒带给我的快乐。
 
  突然感觉身下的肉棒节奏改变了,开始慢慢的在穴口运动一下两下三下…… 九下,然后就是狠狠的重重的插入了进来,就像是他的肉棒被他身体这粗壮的榔 头咋进来一样。
 
  感觉自己的小穴都被贯穿了一样。每一次都害的我像是要翻白眼一样,每次 都是开始的几次弄的小穴里面痒痒的心里空空的然后在一个重力的满足。渐渐的 一种特有的舒服的感觉小穴里面产生。而扛在他肩膀上我修长的双腿也跟着他的 节奏晃动着。
 
  「快……不要玩了 .快……要来了。小穴要来了……要高潮了。操死我。操 到我高潮,快。小婊子要高潮了大鸡吧快点……快」我不知羞耻的求饶不知羞耻 的寻求着,他似乎也看出来我要高潮。开始像是刚才一样猛力快速的抽插。 
  他的蛋蛋不停的撞击在我的屁股上。他的下体不停的和我的下体摩擦着身体 和身体碰撞着。屋里响彻了我的叫床的声音和他身体撞击我身体时候发出的啪啪 的声音,随着肉棒在我身体里面肆虐,阴道深处的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随着 龟头狠狠的撞击我子宫口的一下一股股浓浓阴精从我的身体里面宣泄而出。我紧 紧的抓着身边能抓住的被单。
 
  体验着阴道高潮带给我的快感。全身的肌肉开始紧绷起来。随着高潮渐渐的 散去,撞击就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床上,而他的肉棒依旧不停的在我 的阴道里面肆意的狂虐着。
 
  渐渐的我恢复了意识,他把我扭过来过让我趴在床上。我知道他这是想要用 后入式,我也十分配合这个有用着大肉棒的老农民把我的屁股翘起来对着他,我 的丝袜在次被他撕扯了一顿,这时候下体部位的丝袜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好像筒 袜一样分别套在自己的两条腿上,而我为了方便也甩开了唯一套在脚上的那只高 跟鞋,这样丝袜裹着着的小脚直接蹬在了破旧的炕上。
 
  而我尽量压低了下身,让他进入我的小穴更加的畅快,感觉龟头在小穴口晃 动一口又一口气插了进来,而他这时也趴下身体紧紧的贴着我的后背双手从后面 伸到我的胸前从伴娘服的上面伸进里面揉着两个D罩杯的奶子。
 
  「恩……好舒服……好大……好久没有这样了。好厉害……恩……呜呜……」 
  我一边呻吟着一边配合他的动作开始前后移动自己的屁股来迎合他的抽插。 每次他抽插肉棒的时候我都会往前移动身体,当他在插进来的时候我的屁股就迎 着肉棒过去。
 
  他不时的把肉棒顶到最里面然后开始后面扭动屁股来在我的最深处磨着。像 是磨豆腐一样。弄的里面即舒服又想要。
 
  「不要……不要在磨了……磨得难受动动……恩……恩就是这样。呜呜呜… …恩。……恩……啊……恩。 .」
 
  肉棒再次开始在我的小穴里面疯狂的抽插。他粗糙的大手不时的拍打着我的 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每次肉棒都快速的抽出只剩下一个龟头在我的小穴里面 然后在狠狠的插进来,一次两次,一点点的再一次把我推向高潮的。
 
  「啪啪啪啪啪啪」猛烈地撞击声在我们的下体发出
 
  「啊……啊……啊……啊……啊……啊……」
 
  到最后被干到无力和有些恍惚的自己只能发出啊啊的呻吟声,肉棒一次次的 深入阴道的深处导引阴道开始再次收缩。一股股的阴精从阴道深处喷射出来,我 再一次被插到了高潮。当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感觉到肉棒也变得比刚才更加的粗壮 了。
 
  「要射了快。操 .操死你个骚表子……要射了。老子要射死你」
 
  「不要射在里面,快弄出来」
 
  随着我的话语他突然拔出肉棒,一股股的浓精子从粗暴的肉棒喷射而出。我 不知道他射了多少下,但是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多。有一些甚至已经喷到了我的脸 上。顿时一股精子的腥臭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而我喜欢这个味道。
 
  翌日阳光明媚。坐在返程火车上的自己已经无力观看外面的风景「天呀。昨 天都做了什么。这次回去要请个假休息两天」我心里默念着。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